兰焰

He shared the fate of criminals

Perfect Match

Carlton/Riot的愉快结合日常(?)


去看了《毒液》,感觉是人外爱情故事片,埃迪和毒液故事就非常甜,Carlton和Riot我总觉得是那种狼狈为奸的犯罪Partner关系,而且还会是friends with benefit那种,就……在他们的行为中罅露出了愉悦的泽光(


————————————————


他不得不承认它是美的。


卡尔顿望着暮色中的毒液,神迷到近乎心不在焉地想。河中的水几乎冷漠恶狠,他伸手,将——


“喂。”Riot在他身体内回窜,神餍而冷漠深长地大笑,“你原来会这样想?”


“Riot。我不觉得我们浪费宝贵的时间在我的个人记忆上会是推进...

[威红] 在那向日葵纵火的地狱 II.

I.请点这里


我受到了精神冲击

本来以为这篇文已经完成了,看完了LL25后,哦不,哦不……OH PRIMUS NO,

——我觉得——这篇文还可以继续写下去——


Summary:是拆机


II.


他确实几乎是认真的。


他几乎停在一片高地和神秘的神秘柔顺中,也不是说他得到了解脱,不,永远不会,唯一无痛苦的死亡必定是巨大惊愕或惊喜中死去,而他永远不会。生命像是跌跌撞撞的幻影,憔悴仓促的尘雾,他这个演员带着踉跄的退幕,头上是低矮、阴暗的一片影子,他为了那个影子辗转渴逐了数百万年。一声急遽的叫喊。“我和我的玫瑰”,这是他的诗句;他一无所有地回到土地...

[威红] 在那向日葵纵火的地狱 I.

*这篇文是写在《Lost Light》#24之后,本来只是个断续的念想,没想到#25推迟到了这个月7号,于是我想,好吧,那就写吧,只是终究没有赶上最后的时间……;


*所以这篇文是对LL结局的一种预想。Summary:假设寻光号的旅程结束,威震天被押回塞博坦,等待最终的审判。在牢狱里,红蜘蛛见到了旧日的领袖……——


(*Lofter没有斜体格式,本来开头的诗歌是加黑斜体的,只能如此了。






你要去哪儿,旅行者?

晴朗的风 从高天坠下

温凉的树荫下掩灼绿的呼吸

你就这样走掉吗?

葳蕤的春日 遮去了独火

 烟似的小鹿 ...

[威红/Megastar] 世界旦夕之中 (上)

*是G1宇宙,有借鉴idw设定


*Summary:一次训诫

去研究了拆机,拆机真的好神秘,研究拆机永无止境,希望(下)能再开扩出新的境界……(?)


请点这里


备份


(不知为何已经写了六千字


[言金] 留下却无路可走

末日背景AU(?)


Summary:在末日里坐上了飓风缆车。


*非常荣幸亲爱的 @⊕Zyu⊕  太太为本文做了印象绘,语言无法表达我的赞美


结束了。


他们浑浑沌沌地爬上高山,已经淹沉在海中只剩下塔尖。水白如练,惨白得如同体内封印了飓风,巨大的、势无可阻的灾难如同琥珀,时至如今什么都为时已晚,不如坐下来最后欣赏它鬼斧神工的斫坏之力。并不是把地狱搬到了人间,不。——言峰绮礼这样说,“而是把连同它存在的世界一同铲除了。”


“本王并不觉得你有什么悲伤呢,绮礼。”吉尔伽美什咬下一口梨子,兴味索然地看海和风信子蓬勃颤动,果...

[天红/威红] 沙砾与葳蕤 pre.

预警:主天红,有威红暗示(虽然这一篇里不是很明显)


Summary:一次冥冥中交织的谈话,天火和红蜘蛛的两个梦。


[按:是G1的同人,想象中的机体也是基于G1版本。这篇可以单独拆出来看,当然大概也会有后续。请把天火当作熟悉地球文化的塞星人,或者这一切都是由某位叫Thundercraker的编剧写就吧……(跑走)]


塞博坦恩从来不下雨。当然,也没有沙漠。犹如一朵花蕊低沉的冰冷金属玫瑰,他们还从未见过如此灿烂而光明的能量体,旷野中缓慢地流着时间与废墟的血。天火沉睡着,心瓣如重重层叠的玫瑰,火种微亮,第四百万次月亮熟黄微笑,在兔子和偷燕麦的熊的影子中穿了过去,繁星倏然间像玉...

迷宫

下雨了,好像雨的水团,泪的低落,微风拂拂地吹、神性似翠,将苦难渲染得开开心心,离弃了祂的光,永恒之乐;渡海、渡人、渎罪,手心里的深井,夜晚骑着扫把舞,雨落如乌鸦,羽毛阵阵涟漪,春风梳着芦苇,枯萎澹澹。谁来分享神性中的一滴葡萄酒?


这雨落得泠汀,在非现实之上的非现实,多少次我陷入无意义——像巨大的怪物自己蚕食着自己,温文而坚定地嗡嗡嗡,啃吃泥土,词语凌厉,它划伤我的嘴角。再一点,再一点,再一夜,我就能……我这么想着,扑去枯萎澹澹的梦,在这移魂的都市里漫步,谁也不认识我。夏威夷水果——多么美的名字。我是荒绝岛上的弃民,坚决不改我的呼吸,结果它变成了呜咽,恶心地黏在语言之上,时间在一个巨大的轮...

[言金] 石榴之暮 (上)

他们在一起太久了,做爱后屋中遗落的尽是亲密的同谋情氛,拾落一点一点抹回男人的唇,于是他忍无可忍,低下头捉揉着吉尔伽美什白皙滢热的背,迫他迎向自己的吻。于是这场同谋在夜中永无止境,石榴暮似盈光满枝,长夜里开在晶莹的深渊,芬芳四溢,在冥河的水底摇摇曳曳倒映出纤亮剔透的蛛丝。天堂垂怜下一座伊甸,依偎在石榴树的影子里,他们就在地狱之河的鸦影上嬉游胡戏。呓梦里,冬木教会立在灰烬与刺青,时光穿不透的镜中之城,日暮时群鸦齐飞,嗓声甜蜜,吉尔伽美什就在那时仰身回忆,光线一缕缕滑落到他身上。王舒展身体,秋海棠落了黄昏,绮礼的灵魂传来高速公路的轰鸣,房间里尽是玻璃溪流荡漾破碎,似苍翠的青辰,嫩如浆果的深渊,放...

【Philalexandros】本宣+预售!

非常荣幸能为这个本子做校对工作,整个过程都是快乐校对!十篇文一个字一个字读下来真是非常感慨,想说些什么,最后都化在亚历山大在雕像上的一吻,消逝的光芒、宁静、金色,许多、许多、许多许多,好希望所有人都能看见——最后,最后……太太笔下的赫费斯提昂,是我的理想男友型啊!(跑走


明非:

朋友们!需要大家的红心蓝手了!

微博本宣地址


【基本情况】

刊名:Philalexandros (亚历山大之友)

CP:Alexander the Great/Hephaistion (提醒:赫亚倾向明显)

作者:Akane(明非)

历史同人,分级G,15万字+

双封平装...

[士金/言金] 枫叶山间 I

预警:是士金背景下的言金,或言金前提下的士金。UBW线结局背景,假设士郎最后救出了闪闪,把闪闪捡回家养



他在梦里醒来。


那不明不昧的光溢入眼中,溢成玫瑰,浑浑搅厄如早饭时的草莓酸奶。甜腻、熟透、惹人昏聩,酵出一盌过往的绿酒,泼出地狱和天光来。他的身体在充溢中蜷缩,即使神识暗浸与不屈;往昔他揉碎了焰与冷,自神明中诞生又反叛,于是他美得耀眼又危险,无人得认,无人敢识,遥而高的天铺开如焰如光的絮,正像此刻草莓的溶懈。那河流在腹中,星星般舀荡,轰轰而去,嘲笑像一只巨大的鸽子眼,圆润、刺穿了夜,然后抓住了他。


 “哈。”


“不要当作什么...

1 / 6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