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海到大海。

关于

[德扎] [扎主教] 阿提涅之杯

[一句话简介]如何因为一个愚蠢的错误,两个人搞在了一起。 


这是个云光烂漫的春日。

当然,他们又在争吵。这是是第一千次还是第一千零一次,萨尔茨堡主教宫的仆人当然已不想再数,任谁增加这额外的劳动都不可能生有闲情逸致的,尽管尊敬的、无比的、人人羡仰的科洛雷多主教在他们心中依然坚若铁山,但是捉住一个人放任他跟你争吵——并且屡屡并不怎么吵赢这种事,也可以归于主教的趣味吗?仆人们心想:不错,主教是很庄严,但是…….不错,他很壮健,可…….仆人们默默拾起摔碎的杯盏,心里暗叹,好一个杯盏!入了主教的法眼不到两天,竟被莫扎特发觉!今天他就趁瞪眼与自己的雇主争执曲谱的乐符多少时,气得科...

[德扎][扎主教] 合格的情人

天气再晴朗不过,夏夜可爱极了。慵情倦懒的美人儿,在白天的时间极力等待着晚夜,在夜莺的歌声中,哭着送它离去。多少浓情蜜意啊,多少笑眼风流,音乐家也受到了感召,只想夏夜在爱与美的女神前献出柔软的肚皮;可是他却被可恶的科洛雷多摁在琴房里写不知所谓的什么奏鸣曲,反映那什么高沉壮严的情绪;才怪,他的音乐不管怎么样,都要耳朵听着舒服呢!于是这个小莫扎特就在琴房里拿主教珍藏的小提琴(他故意的),拉了一下午的噪音序曲,听得夜莺发狂,仆从奔告,整个主教宫简直乱了套。面对气冲冲赶来的主教(他连头发都没梳好),小莫扎特得意地翘起了毛:“赶我滚蛋吧,您!您要求我的那曲子,给我带来了无限的痛苦,就如同我今天下午...

[成御][ABO] 两篇

分别是《Expressiveness》和《情热》,两篇没有关联。因为对《情热》的感情有点纠结,现在觉得停在这里也好,或者未来什么时候会重新补上结尾吧.......

[成御][ABO] 情热(上)


[成御][ABO] 情热 (中/下)


[成御ABO] Expressiveness


[猎人][西团] Tower and ruins

库洛洛梦到过一座古城,虚幻,孤独,而又遥远,抓不住在手,却似乎每一缕光都属于他。

这是他还是小孩子时候的情绪,当他杀死夺走他食物的那个人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喜爱,是什么?漂浮在空中的,又是什么呀。他淌着血,低头看着血泊里,死去的人睁大双眼,正记录最后的惊恐。“哒。”这是光熄灭的声音,库洛洛抬头,无声地笑,他的眼睛竟是亮晶晶的,像野火一般明亮又杂乱。世界一同摇摇晃沉入深渊的夜,他是流星街的道成肉身,他在夜的底,也在太阳的里,他在废墟中诞存,也尝到复仇的甘美。“库洛洛。”他慢慢地吐字,“我叫库洛洛。”
他还并没有组建旅团,也没那样的想法,他只是专注地注视着黑夜。黑夜。流星街的黑夜是最眩惑的,日...

[德扎][主教扎] 圆目巨人

失去你,他会如死亡般痛苦……….


萨尔兹堡的主教宫殿,科洛雷多惊醒过来。这句话如同咒语,伴随了他许多个夜。如今,看来是摆脱不能了。他的金发沉沉,威严零落,唯有每一缕都浸浴哀愁。唉,唉,自从在那小混蛋的音乐中折戟,他就组织不成盔甲,太容易动怀,太容易伤神;理性呢?谨慎呢?希腊文与拉丁文业已帮不了他,普罗米修斯的神话和西塞罗的论文都成云纸,只有那眼瞎的俄狄浦斯,能给他些许震撼——他,不也什么都不曾知晓?这世界的魔力,溶化在他眼前,他却曾经视而不见;若论命运,命运女神何样偏怀!她们织了线,又剪断,给其中一些人添的波折——动荡到无法承受,却对另一些人——毫无必要地平伸,何等的尘网,何等的倾斜...

[HP][哈德][战后]画地为牢

赶......赶着520的最后几分钟,发发旧文 (>﹏<)

因为想再从Harry视角写个后续(糖),所以......就吨吨吨地放上来啦。


《画地为牢》


他又梦到了少年时。


他还是被父母宠坏的小少爷,横行无忌地纵声大笑,无人看见的角落,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个黑发绿眸的身影。


他从未见过如此鲜艳的绿色,春日嫩叶绘就的轮脉,深似翡翠的泉水,喜悦时,摇荡明亮如日光,他愿不顾一切地吻上去。


然而他不行——


他在光明可鉴的镜子里看见自己,苦涩的时间一丝不落藏在胸口,这些年里坩埚的魔药一直在煮,宛如森林中的独角兽,令记忆作引,马不停...

[德扎][扎主教扎]仲夏夜



他们想谈恋爱,谈恋爱。他们笑嘻嘻地,牵着手过小河上的桥,萨尔茨堡的人们引以为奇景,这冥顽不化的主教终于开了窍!彼时夏日清夜的风吹个不停,拂人面孔,沃尔夫冈·阿玛迪斯·莫扎特笑嘻嘻地,拿头毛蹭科洛雷多的肩膀。
“哎,哎,您也喝一点嘛!这酒可是百年难得,不,不,千年难得,自从,自从,上帝他老人家降生以来——唔。”
过于不逊的话语被男人忍住可忍地吻住,他扳过这金呼呼的脑袋,闭着眼,准确地找到甜蜜的嘴唇,轻轻地舔吻。怀里的小青年身体微微颤了下,然后也融化在仲夏的和风中了。他却又睁着眼——拿爪子悄摸摸抓上男人的后颈,给自己调整成舒服的姿势,势要吻得更久;呼,呼——他数着心跳的声音...

[D.Gray-man][缇亚] 花与圆舞曲与吻 Ch.1

*就.......是个古早风味的同人,时间点接在老的TV版之后吧,大概是结尾的那场舞会?作者是如此沉迷于当初星野娘还没有揭露出伯爵马纳残酷真相时候自己对缇亚单纯又着迷的憧憬的时候(现在也),忍不住提笔满足下这个愿望......大概,是诺亚化的亚连X看似很直其实已经很沉迷少年的绅士,这样的故事


*【一句话简介】:“少年,我也要把你从你们的神那里解救出来。”


    花与圆舞曲与吻


“少年,你现在在想什么?”

“我觉得很悲哀。每次见到你的时候,你都那么悠然自得的,像人类般快乐。……如果可以,我希望是一场没有人会死的牌局...

[神奇动物在哪里] 声音凌乱

给电影结尾加上笔想象中的小色彩。关于Gredence的去向的故事。暂时.....不是CP向吧?如果有后续的话,也许会有.....✔️


声音凌乱


假的,都是假的。

男孩蜷缩在自己的灵魂深处,一片黑暗里。唯一的一点光亮却被夺去了。那个人,那条长得没有尽头的小巷。是连绵的噩梦,也是长久以来无尽痛苦里包裹的一点糖果,亮色引得男孩不顾一切得去抓取。

不顾一切。

现在他流着眼泪,颤抖着蜷缩在不知名的黑暗里,那黑暗摇摇晃晃,不时地有水流拍生,遮住了男孩偶尔的呜咽。黑暗,与灵魂,仿佛分不开了。

有没有什么不用忍受那么多痛楚就能抓住的糖呢?一小点,哪怕一小...

一些文的合集

呼呼~把以前写过的《驱魔少年》相关的文做个小合集发上来,算是对过往的一点纪念。因为缇亚比较多,就打个tag啦。如果不是这对CP也会在题目里标注。

如果以后再写的话,会往这个名单里添加的。(以及若干坑)

基本上是按照写的时候的顺序来哒。


[D.Gray-man/神亚] 最后的一战


[D.Gray man/亚连个人] 深海


[D.Gray-man/缇亚] 白玫瑰


[D.Gray-man/李娜丽] 扇子


[D.Gray-man/缇亚] 暗金色的鸟笼&不老不死


[D.Gray-man/罗德X亚连] ...

1/2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