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海到大海。

关于

[HP] [哈德] 锁链 &A Kiss

两个恶趣味小段子,前后没有关联,不过都是战后八年级设定XD


锁链

哈利要找出那个夺走他贞洁的人,这个消息不知怎么传遍了全校,连一年级的小妹妹见到他都会窃笑地走开。“你有什么线索吗?”赫敏睁着她苦恼的双眼问。“有。”哈利温文地笑着,“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扇有门的窗。”第一百Ο一天德拉科?马尔福怒吼着穿过霍格沃茨之门揪住他,“你干了什么,波特!”“没什么,”哈利笑着摇一摇腕上细若游丝的锁链,“一道相爱的人系上后一百天生效的锁。”众人惊惧的目光里,哈利擦擦嘴,对已满面嫣红却乖乖仰头索吻的小少爷咧齿一笑,“对相爱的人来说,如果他逃跑,这一百天里锁链的效果对他是一天天加强的。--...

[主教扎]一个人类没事情为什么要变成小提琴

明川:


仙女教母和变形记



***


引人注目的原因是,那是把极为鲜丽的琴。神龛漾着柔光,香烛已经燃起,簌簌声是细碎的雪粒打在彩窗玻璃。科洛雷多从水潭掬起冰冷的圣水,跫音渐近,有僧侣正从教堂的大门而来,雪花沾在了他们漆黑的靴尖,队伍缓缓穿过长长的幽静的走道。科洛雷多与他们颔首示意,晨祷就在之后开始。他们闭上眼睛,在胸口划上十字,雪使一切寂静。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屋檐渐渐滴下融化的雪水。阿尔科伯爵打起了伞,科洛雷多询问其中一位僧侣关于神龛上的那把小提琴,后者微笑着,摇头表示不知。差人进去,回来说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是...

[HP][哈德] 新绿色与黄昏 I

是利剑?是火焰?

说得客气些-------声震九天!

对那痛苦,熟悉的有如手掌于双眼,

有如嘴唇

将亲生的孩子乳名呼唤


                                 ----------茨维塔耶娃《爱情》


战后的废墟一片狼藉,黄昏的夕阳在瓦砾上折射出的透明光线有种莫名的凄美。霍格沃茨的英雄们,就是在这般时候站在霍格沃茨的土地上。...

[猎人] 如针划过光滑的石头

见了《猎人》366话这样,这样......的库洛洛,真的出乎我意料哇,原来库洛洛是这样的人......这一篇是接在357话侠客死之后,想象中的一个场景。大概是暧昧友情向(?)吧。

不知道再找到西索后,他会怎样呢......(不怎么想相信是玉石俱焚之类(库洛洛一怒......


“你无心无义地发挥爱情,直到它们枯竭;到那一天,无论有多少眼泪,都掘不尽河里的污泥。”

一本三流爱情小说,库洛洛曾经读到。那时他的头发还没有梳到后面去,巨大的逆十字架也还没画在后背,他逆立夕阳,色泽如血,沉默的瓦砾堆,要伸进太阳中去。

太阳在黑夜也能绽放,只要蜘蛛拥有它的脚。

他精密的头脑...

[D.Gray-man] [225话衍生] 日光如金

“乔德。”

“你别动。”

“痛不痛?”

白发少年连续吐出三句话,金色眼眸缓缓流溢,在身周如云漫染的尘光间,笑着蹲下去。

“乔德。”他说,叹息般的语调,似乎在怜惜,“你在痛?”

缇奇·米克透过血帘吃力地睁着眼,流逝的意识随着这少年每一句话纠跳惊动,他几乎分不清眼前是幻梦还是白昼了——为他在梦里竟对这般感觉过分熟悉。

“呵……”他说。

“唰!”

他的衣领被扯开,他的身体被从心口穿过,他还未及睁大眼,整个世界都填满少年的笑脸。

“十四任,你——”

“唰!”

“啊啊啊啊啊啊啊——!”

缇奇·米克真得在撕心力竭地大叫,他的心倏得被重剑撕裂,乌鲜的血...

在阿弗洛狄忒的贝壳中 (上)


神啊,我该如何向你述说?
我畅饮我的酒,我亲吻我的火,我站在一望无尽的灰烬中,我把我的灵魂卖给了魔鬼。我该如何诉说?我的目光、我的刀剑、我的爱;我在混沌的腹底,我在太阳的尽里,我在生命中丰满的,深沉的,颤动的痛楚,我捉住那不灭的闪电。
我是那磐石!
这个男人跪下去,头顶是辉煌壮阔的神殿。
他名叫萨列里,是宫廷中的乐师,他在维也纳的某个秋天,这个秋天沉沦而卑劣。这是沃尔夫冈·莫扎特离去后的许多年,最小心、最隐秘、最恶质的爱也本该消磨,然而它却誓要永存。这男人将要走到生命的尽头,因此干脆停住,打算将心底一并述说。
反正是最后一次,有何不可呢!
他脸上现出苦恼的热烈的甜蜜,冲垮嘴唇上多年的冷淡,因...

[GGAD ]一个歪七扭八的高塔



欢迎收看本次的“意想不到”!

天空中有两个时钟。
宝蓝色的夜映着星星,浪声拍击塔楼,却浑然不关地的幽湿,塔楼之底埋藏着深深的人间。
一个母亲在打儿子,声音骇人,小孩子哭得悲惨。太闹了!他们身侧的石墙周身光泛,洌洌然一柄刀荧映塔壁,原来塔的第二层,一对夫妻悄悄将它指在母子头上。他们躲在电梯口一样的地方,静而怨地凝视着下方,他们自己也在没命地争吵,此刻却安静而深刻地伸出刀子,一寸寸悬在底下之人的头上。这注视的目光荧荧,古老的石头光盛满缝隙,将躲隐的人涂得幽亮。光在颤;夫妻二人有太多怨怼,当他们转头争论,关门闭火,门内很快沸腾掀天,他们的头上也悬下一柄刀,是楼上的父子隔着梯口默默亮出的:荧荧丛丛,人的眼神...

绿漠 I~IV

*原创,古风,以及一个坑.......

放出来是我今天觉得似乎有灵感了


Ⅰ.


你到过塞北的大漠吗?

风沙浪狂,吹久了,不知身在何处。

如果能有绿洲,找到那里,就好了。

很多旅人是这么想的吧?恰恰是这样,他们命丧于此。

因为——这世上最虚幻的,是希望。


就在大漠深处的绿洲,有个人在。

他大概不是常人了吧?在寂寞中呆久了。那“寂寞”,呀,其实也是凡俗人所谓的寂寞而已。

就这么个飘渺的人,你能抓住他么?像风筝呼拉的线一样。其实可以的。

因为他被人抓住过。

像蜘蛛的猎物一样——动弹不得。

阳春三月,西湖之旁。风声藏着莺浪,柳叶如丝绦。那...

[雷神] [锤基] 醒来 I~II

*捂脸把旧坑发上来,因为觉得最近自己又燃起了爱........

呃有梦想谁都了不起,我相信我能填完

如果是【一句话简介】,灵魂分裂梗,嗯,就是全部剧情了

剧情就接在《雷神2》之后

*捂脸跑走......



    有一天他从极深极深的深渊中醒过来了。

    ”这是哪里?“他仰面朝天,不由自主地问一句。

    很快他知道这是徒劳,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的一个人。极深极深的黑暗浴着他,仿佛春天阿斯加德海边梳理羽毛的乌鸦。...


[德扎][主教扎] 抱抱

小莫扎特在哭。

他哭得真伤心啊,抱着自己的身体蜷缩成了一团儿。

泪水汩汩地从眼眶里流出来,他先是抽泣,最后大哭。

父亲…….我的父亲,您为什么不能爱我?!

他想不通哇,于是大哭。

他的父亲泅泅浥浥地,步入万古的长夜,不曾回过头。他的每一步都踏在小莫扎特心上,犹如绵软的沙,每踩一步都溢出血。父亲,父亲。

他没有力气了,他倒在原地。原来他将自己的一切双手奉上,他的父亲都不屑一顾,这世上本没人比他更爱他;为什么呢,父亲?您——您的教导,都——

他眼泪汪汪呀,白衣服皱皱巴巴。颓丧的叶子打在他的发尖,这世界他看不清了。父亲啊,我——

没有人听他呢喃,他便任夜吞没。那个叫阿玛迪的孩子,...

1/3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