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焰

He shared the fate of criminals

我:

昨天去唱K,一位朋友点了《国境四方》,跳出了英雄王fate zero的个人cut


今天在找书,一抬头,看见书脊红底黑字的《无法扼杀的愉悦》


——啊,王啊!我并没有忘记您!该献的贡品(虽然慢)总会献上的(即使抽卡依旧抽不到)!(跑走

[士金/言金] 枫叶山间 I

预警:是士金背景下的言金,或言金前提下的士金。UBW线结局背景,假设士郎最后救出了闪闪,把闪闪捡回家养



他在梦里醒来。


那不明不昧的光溢入眼中,溢成玫瑰,浑浑搅厄如早饭时的草莓酸奶。甜腻、熟透、惹人昏聩,酵出一盌过往的绿酒,泼出地狱和天光来。他的身体在充溢中蜷缩,即使神识暗浸与不屈;往昔他揉碎了焰与冷,自神明中诞生又反叛,于是他美得耀眼又危险,无人得认,无人敢识,遥而高的天铺开如焰如光的絮,正像此刻草莓的溶懈。那河流在腹中,星星般舀荡,轰轰而去,嘲笑像一只巨大的鸽子眼,圆润、刺穿了夜,然后抓住了他。


 “哈。”


“不要当作什么...

[TybaltXMercutio] 缰绳

“唰!”他用匕首穿过他颊边的沙隙。凶器雪亮发银,日光烧热了滚烫舔吐,野蛮肥沃,充满情欲,恶魔俯下身来兴奋低语:“要不要我教你哪,提伯特?”日光滚得多情又疯癫,青年身上乌金换抹了浓紫,擦出一点血般的胭脂。“哦,提伯特——”


那声呼唤在云雀喉中丢得魄艳又曳热,从出生起,提伯尔特就听过许多次,可是没有一个像这个人一样,只是一声低语,就让他嗔恨发狂,发狂地想杀坏他。凯普莱特家终年阴森稠密,缝隙里沁过了凯普莱特夫人的泪水和怨怒,他们把狂热与仇恨用城墙般教条浇灌,用一抹烈焰将身体束缚,教条写着:将蒙太古杀害。这种地方却养出了一朵馥郁纷郁的花,提伯尔特从小就视此为奇迹,后来他被人们目为凶残的戾兽,但是...

云雀的歌声

把之前写的删掉了,因为我4.19又跑去上海看了一次,感觉有很多不一样了。断片似地记一下吧。


我实在很喜欢《我害怕》这首歌,无论哪个版本的罗朱,都能触到我的心。因为虚幻……世界沦为虚幻的梦,或者世界的本相即是虚幻,这太符合我的精神气质了。我坐在剧场里不也是虚幻的一梦吗?还有来到这里的旅途,坐在剧场,好像面前有人剖开一梦给我。


《绝望二重唱》《权力》也是我非常喜欢的。神啊,人们是如此顽固,why life is hell for us?

以及权力也如薤上露水。比绫罗绸缎丝滑,比女人多情柔美,有万般好处,“一旦它抛弃了你,你就完蛋了。”——这不也是虚空吗?


以及虽然其实第二次看我...

[言金]在孕育之梦里


他梦见了他。对,也许醒着只是为了梦见,清醒只是愁人清醒。他在梦里遇见,张口流吐圣灵经由他说出的话,它说:“我是邪恶的。这个世界也是邪恶。你什么时候来将它对我授予?”
夜中擎起的一盏火如荷叶如枝,他忍着裂开心的痛苦向渊中之鬼大喊:“快带我走!带我走!”只有在梦里他才清醒,白昼他就会将夜里的这勾当全数忘记;然而夜里是痛苦,辗转反侧他睡不着,梦接连断续,跌撞敲开深渊之门。“这才是我,这才是我……”他喃喃,转眼将手从面容拿下,露出恶鬼的眼睛。
被命运抚触,何等悲惨!他祷告完就躺下,将钩子从头上拿下,圣灵降予他,他恍猛睁眼。不是的,角落里瞪他的只有命运,在窄门边妆作幽深的梦,从多年后的深渊镜像般跨来:我是阿...

[扎主教] 愿闻其详

写论文写得想自杀!把陈年雷坑填了起来

一个除了OOC没有别的了的扎主教


这小混蛋仿佛把挑衅他看成了促进灵感的手段,一有不顺就从家里跑到他的宫殿来,推推攘攘,大呼小叫,以躲避追击他的仆从为趣。时间往往在刚要就寝——或是一天的开始,这小混蛋径直冲入他的宫殿,面对主教大人嫉恶如仇。

“ 我再也不要见到您了!我要离开!”

“说得好像我乐意一样!”科洛雷多主教气极反笑。“给我出去,不然我要打人了!”

可是小莫扎特从来不懂惧怕他的威严,仍旧嚷嚷道,“那您倒是放我走!”

“可是你走了谁来顶替我的小提琴手?你至少要给我找一个来!”主教大人今天也施展着他卓越的辩才,“还有,你前天给...

[言金] 恋人

“要不要来试着扮演我的恋人?”

他们走在夏日祭的热烈石子路上,夜的火摔碎在地,缤纷透明,零星美丽的焰子舔舐着他们的踝。

“‘我的’?”

“你就不要纠结这些了,言峰,”金发的青年不耐烦地说,彼时他手里拿着胭脂红的金鱼糖,系着鸭跖草纹样的浴衣,抬起眸又咬了口玲珑的鱼尾,“趁本王还没有厌倦,快来陪我扮演。”

男人并没有指出是谁强硬地以王的尊严要求陪他一同前往访察人间的庆典,随后又迫不及待地拿出崭崭洗过的浴衣披上身体,“好啊。”他说,“就来试试。”吉尔伽美什眸中映出的烟花璀璨绚烂,言峰正想知道这其中有何缘故。要不要把它们挖出来?不,不了,我们现在在扮演恋人。年轻的男人这样想着,离开牙齿碰过的柔...

[特恰拉X姆巴库] 姆巴库遇见了一只黑豹

是……是豹X猿!在电影院的时候快笑死了,然而打开lof搜tag差点没昏过去!只、只能自己动手了,没看过漫画,是对电影情节的一些YY,希望您能吃得开心>﹏<


1

小时候,父亲问他:“你想知道我们的历史吗,孩子?”

他阴沉沉地说:“不,爸爸。告诉我那些山下的国王为什么他妈的从来不到我们这儿。”


2

瓦坎达的夕阳朦壮、苍茫,狂渺野性如出于神之手,可是从不会在贾巴里的峰顶停留太久。这里有的是雪云、长夜和寒冷的星,呵一口气就能冻住一只心形花,永恒也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但是无数个最深、最邃暗的幽梦里,缝隙与缝隙之侧,泉流之下...

[言金] 雪与温泉 (二)

请点这里


嗯……有点像回忆中的番外编,独立成篇也可以


备份

太难过了

为什么闪闪不来我的迦勒底

1 / 5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