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饮有时日。

关于

[神奇动物在哪里] 声音凌乱

给电影结尾加上笔想象中的小色彩。关于Gredence的去向的故事。暂时.....不是CP向吧?如果有后续的话,也许会有.....✔️


声音凌乱


假的,都是假的。

男孩蜷缩在自己的灵魂深处,一片黑暗里。唯一的一点光亮却被夺去了。那个人,那条长得没有尽头的小巷。是连绵的噩梦,也是长久以来无尽痛苦里包裹的一点糖果,亮色引得男孩不顾一切得去抓取。

不顾一切。

现在他流着眼泪,颤抖着蜷缩在不知名的黑暗里,那黑暗摇摇晃晃,不时地有水流拍生,遮住了男孩偶尔的呜咽。黑暗,与灵魂,仿佛分不开了。

有没有什么不用忍受那么多痛楚就能抓住的糖呢?一小点,哪怕一小...

一些文的合集

呼呼~把以前写过的《驱魔少年》相关的文做个小合集发上来,算是对过往的一点纪念。因为缇亚比较多,就打个tag啦。如果不是这对CP也会在题目里标注。

如果以后再写的话,会往这个名单里添加的。(以及若干坑)

基本上是按照写的时候的顺序来哒。


[D.Gray-man/神亚] 最后的一战

[D.Gray man/亚连个人] 深海

[D.Gray-man/缇亚] 白玫瑰

[D.Gray-man/李娜丽] 扇子

[D.Gray-man/缇亚] 暗金色的鸟笼&不老不死

[D.Gray-man/罗德X亚连] 阿尔卑斯的糖果...

[美队2][盾冬]时间之躯,午后曳航,以及光 [1]

【几句话简介】巴基被冷冻后,一切尘埃落定,直到有一天洛基找上门来。他又有什么阴谋吗?况且,他——看起来有点奇怪。


(一)

巴基很满足。

是的,没什么大不了啦!他什么也不担心。

泽莫被抓,九头蛇静默,被羁押的复仇者解脱,以及,史蒂夫安全。这下还担心什么呢?

他只要安心闭眼,等待着他也害怕的那个自己融化的那天,雪粒吹到脸上。

现在他们在冰地对峙,黑铁割得发丝乱飞,狂风比羽毛还轻。巴基倒觉得不坏,因他知道这都是梦,梦中醒来,千般伤害都不会成真。

所以——还担心什么呢?


(二)

在逃亡的这几年,巴基想起了很多东西,并且一度过得像正常人。毕竟,那些强加在他身上的...

[孙唐]桃冶 (上)

【一句话简介】此夜悟空心中烦忧。



是梦?


孙悟空环顾四野,嘴里的树枝新绿柔嫩。它狠狠地咬下去,并未折碎,就像它对某个人的态度。这里的风大得紧,那和尚应该受不住。


一入青青世界,必至万镜皆迷。


上回红鲭鱼就是这般招来春驹野火,引心猿狂性上来,打死了牡丹花下一派蝸发桃颜。结果,陷入了一环又一环的梦魅,若非虚空主人破空一喝,怕是神识恍惚,跌身鲭鱼腹中一滩水了。


那虚空主人的偈——什么“幻部”“实部”的,心猿就忘了。倒是当日万镜楼的景象,让它格外在意。是不是因为今夜的月亮格外幽冷,还是埋下的什么情想,孙悟空睁着眼睡不着。大漠孤月本是极清冷的景象,凡人写“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

[Valentine's Day!] [哈德] 木桌子

*情人节想吃糖,凑个小段子来发发。是战后八年级设定。

木桌子

“哦天哪,”金发的少年跪在凌乱的木桌前祈祷,“第七十二夜,我把我对他的念想都说完了。过了今夜我就可以忘了他吧?”

“恐怕不行。”一个僵硬的声音从桌子后传出来,少年惊恐地跌退,之前的七十一夜可从未见这个霍格沃茨秘密的神灵说过话?

“Malfoy.”直到他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少年才停止后退。罪魁祸首嘴角漾起谑笑,正不怀好意地浴在月亮的金光里。

“Malfoy,你这七十二夜都向我祈祷什么呢?”

“没没没没....没什么!”

“在圆月之夜给跟我上床?在没有月亮的禁林里脱去我们可怜的袍子来场学习?抱着Baby Potter甜美入...

[Valentine's Day!] 祭坛塔


*一个梦的记述。某日梦见莫扎特和萨列里在幻化的某个时空或转世轮回的某个故事。这是醒来时慌里慌张记下的,梦言颠倒凌乱,那种大提琴般的爱情,却是永恒的祭坛。

我掉入名著的场景,还有不知名的知名童话故事,懦弱的拉小提琴的男人如同Scabbers,微微秃着头,眼神有点慌张和湿润,慌里慌忙地摆好自己棕色的小提琴,以及自己害过的天才。天才浪荡又如小鹿,被男人的嫉妒杀死,他是大提琴手,在大提琴的怀抱中消去。秃头的男人拥抱着丝绸般神话的历史的厚重大提琴,眼神慌张,如今还有悔恨,徒然坐在审判台,但是对面已空无一人,他爱的与恨的同一人早就香消玉殒,听不见他的祈祷、他的自伤、他心底如小鹿般的慌张。为什么要这样呢?我隔...

{缇亚] 天鹅在暗处伸展翅膀(下)


(下)


静了几秒。


“想死去吗?”男人声音低沉。


“……嗯。”少年轻声回答。


“罗德,放开他。”


“梦”之使徒绚烂多华的光芒消散去。


男人站起身来-------


“来。”他伸手。


“什么?”少年茫然仰头。


男人将他拉起来,少年踉踉跄跄地转了片刻,终究是重心不稳,倒在男人怀里。这个怀抱如绵蔚云朵一般笼罩住他,他被顺势禁锢住了,仿佛捉到就再也不归还。于是石榴花色里推开雪青灰,怀中的囚徒眼里盈满泪水,渐渐哭得歇斯底里。


良久……“哭够了吗?”男人轻轻抚摸着少年柔软的银发。


“死一次的感觉如何?”他又问。却又笑道,“不,这个问...

[缇亚] 天鹅在暗处伸展翅膀(上)

【曾写过一版,不满意,改了重发。大概是原作向的想象。

  受星野娘更新的情报激励,啊,星野大神,无论未来您是要给零下四十度的冷冽大刀还是苦中掺甜的糖,我都会乖乖吃下去!我爱您!!】


他第一次为那金色目眩神迷是在某个黄昏。


那时他站在战斗后的废墟上,仰头极力舒展着自己的呼吸,这时飘来了一阵糖果气息,他几乎不用分辨,就知道是谁站在自己身后。


“……罗德,你来了啊。”


他睁开眼,鸽子灰色绕成一片琉璃,黄昏的辉光流溢而出,如同浮动在火车车窗外的灯火,并不与真实相像。然而他并没有动,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也不回头,也不说话,好像装作世界只有他一个人...

他属于天上

去把《血战钢锯岭》看了第二遍,虽然身边有一群小孩子稀里哗啦乱笑,我居然还是看得十分投入。太喜欢加菲了,他是天使,又是圣徒,他的眼神和嘴唇,都属于慈悲和恩悯。它们是那么柔和,然而,再深挖下去,坚韧得无人能敌,最后他的队友因他的信仰信仰着他,他在曦光中祈祷,钢锯岭满是血与尘土,他抢回污灰中的灵魂。那种东西我是不能理解的吧,但是仅仅加菲的笑,就足以让我沉溺万分了。

然后第二遍,深深地着迷于Smitty 的眼神,爱上天使,是无上的幸福和深沉的悲伤。他属于天上,永远不会只属于你,他心中装满世人,不会单单为你流连搭筑。他若是圣徒,你的爱也许会变成俯首在他的信众,可是爱情呢,你也不知道。你到底迷上的是他的光芒...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