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花瓣献枝

关于

[D.Gray-man] [225话衍生] 日光如金


“乔德。”

“你别动。”

“痛不痛?”

白发少年连续吐出三句话,金色眼眸缓缓流溢,在身周如云漫染的尘光间,笑着蹲下去。

“乔德。”他说,叹息般的语调,似乎在怜惜,“你在痛?”

缇奇·米克透过血帘吃力地睁着眼,流逝的意识随着这少年每一句话纠跳惊动,他几乎分不清眼前是幻梦还是白昼了——为他在梦里竟对这般感觉过分熟悉。

“呵……”他说。

“唰!”

他的衣领被扯开,他的身体被从心口穿过,他还未及睁大眼,整个世界都填满少年的笑脸。

“十四任,你——”

“唰!”

“啊啊啊啊啊啊啊——!”

缇奇·米克真得在撕心力竭地大叫,他的心倏得被重剑撕裂,乌鲜的血丰流汩溢,染湿了他的手。

 “乔德,你还是这么坏,我说过我讨厌你们叫我‘十四任’,我、可、是、‘涅、亚·坎、贝、尔’、哦。”

少年仍在笑,动了动剑柄,如在绅士的生命里随意地搅动,他笑着为缇奇·米克咽喉间惨烈的翻滚打起了拍子。

“还记得我吗?”他说,“我可记得你呀。”这少年正从深渊的底部漫乱初醒,美妙得像个天使:“你们都不记得我,我很寂寞的。”

“呵……呵,你、呼……你用他的躯壳笑,真让我作呕……!”

“你在说谁?”少年漫不经心地捋了捋头发,眼眸乌金得鲜秾。“亚连吗?他啊,与我没什么两样。”

“才不是——”

“唰!”

剑被猛地拔了出来,在男人胸膛深冽的十字形伤痕上轻划。

“我在跟你讲话的时候,不允许想别人。”少年轻拂开男人急烈去捂心房的手,眯了眯眼。

“——你要杀我吗?”

“如果你怀念的,都是一场虚梦,该怎么说?”

 缇奇不懂这个从过去爬上来的恶鬼在说什么,剧痛令他保持神志,即风中的焰火存逝,他亦能思考片刻。

“涅亚——”

“听到这个名字感觉真好。”少年笑着颔首。

 “他在我身上留下了十字形伤痕,就是明证。”

“从前我可是在你的心上留下了十字形伤痕,你竟如此善忘?”

“我从前原来是被如此杀死,真感谢你告知。”

“你真是一点没变。”少年说,白色的发丝纤细而幼韧,“讨厌的乔德,碍眼的乔德,一眼就能认出的乔德。马纳除外我最记得你。”

“我可以看作是荣誉吗?——唔!”

少年拿手指搅进男人裂开的心口,指尖大咧咧地欢跑,很快翻出男人心侧暗色的内里,血流了满指。“连血的味道都一样。”他舔了舔手指,模样天真极了。

“嘶、呜……哈、哈、你要给、就给个痛快,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马纳最喜欢你,除我之外他最爱你,果然‘快乐’是我不能有?”少年自言自语,白色的发在日光折揉下咕咚泛银,缇奇的视线愈发歪斜。“不,我偏不要。”

“你在说什”

男人却再说不出话了——他的心被少年抓紧扯出,连根带叶地掐死——少年将珍贵的心双手捧举,献祭在万古的太阳里。少年仰着头,神情温顺,他浴着漫浪如金的麦田上万古的黑夜,将身体过分暴露,他的双手高而又高,踏着熟悉又过分奇特的笑脸。

“’时之破坏者’……?”他自语道。“破坏时间的人……?”

 原野上早已没有廖落的霞火,半烧半坠地降下安魂曲,涅亚·坎贝尔着迷地听着,指尖爱抚在汩动的心。

 “可别再忘记我了哇,乔德,不然我会难过的。”

他将那滴血的心放到唇边吻了下,慢慢放回主人的身体。这其间缇奇·米克的神识早已血肉模糊,他不懂自己为什么还在活着——

“哦,伤痕。”少年的手小心翼翼地整理男人乱漫的胸口,奇异的光一闪而过,“这次可是我给的,不要忘了,乔德。这次就放过你……呀。”

少年顿了顿,浴过渊底泥涂的手蓦得拽紧缇奇的发,俯身耳语道;“为我胸中有另一个灵魂在说‘不’。”

男人没有答话,他在听着身体里生命残酷又奇异的流力,意识流渐浑糊。

“把心剖出来,这种滋味是不是谁也不曾给过你?”少年叹息一般地直起身体,漆黑的大剑聚拢收紧。“不要忘记了。”

他已然是神子,不用任何印记的神子。

“看着你共用我的面孔,我可一点都不生气。”少年笑道,笑盈盈地俯视着男人,“看见你破破烂烂的样子,我胸膛里的另一个灵魂,也该会觉得很熟悉。”

“你也来尝尝第二次死的滋味。”

光线下坠,金粉似的烟尘扬起聚散,漫聚得尘光如冷如热,古老久远的纹路抽芽壮大。“告诉马纳,”少年浑然熟视着它们,说,“一切如旧。”

男人闭上眼。

“我叫缇奇·米克。不是乔德。”他说。

“缇奇?”白发少年的尾调奇异地扬起,如主人天真与甜美,“缇奇。”

少年笑了。

“一切不过刚刚开始。”

“你——”

“下次再见,可不允许你忘了我。”

“哈……永生难忘。”男人颤抖着支起身子,黑色的卷发蜷曲、乱坠。“你可真是一点都不可爱,难道因为沉睡得太久?”

“是吗?”

涅亚·坎贝尔单膝跪下,舔了舔唇,拽住男人的后颈,吻了上去。男人过于震讶,任少年辗转深入唇齿,这个吻鲜秾得带血。

“你也回去吻一吻马纳呀,”少年在他耳边私语,“让他尝尝你心头的血,还有我的爱意。”

“你…….你太——”

“怎样?”

日光打在身上觉得灼烫,他纷纷回来的记忆漫卷冲涌,少年放开了他,把他扔进回忆的底。

“好好享受这一切吧,缇奇。”



日光如金。

 

 

 



——————————————

脑了个十分恶趣味的小段子,看了225话觉得涅亚为何如此美味,非常想看看如果林克和乔尼没有赶来,涅亚打倒了缇奇,他会如何玩弄对待他

涅亚太可爱了哈哈!


“——男人的眼中,两个少年奇异地重合了。”

PS. 这几话的封面怎么一个比一个都美哇呜呜呜呜,星野娘我爱你哇呜呜呜呜!等多久都值得!每个人怎么都那么好!(尤其是亚连小天使

评论(2)
热度(5)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