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花瓣献枝

关于

[猎人] 如针划过光滑的石头


见了《猎人》366话这样,这样......的库洛洛,真的出乎我意料哇,原来库洛洛是这样的人......这一篇是接在357话侠客死之后,想象中的一个场景。大概是暧昧友情向(?)吧。

不知道再找到西索后,他会怎样呢......(不怎么想相信是玉石俱焚之类(库洛洛一怒......






“你无心无义地发挥爱情,直到它们枯竭;到那一天,无论有多少眼泪,都掘不尽河里的污泥。”

一本三流爱情小说,库洛洛曾经读到。那时他的头发还没有梳到后面去,巨大的逆十字架也还没画在后背,他逆立夕阳,色泽如血,沉默的瓦砾堆,要伸进太阳中去。

太阳在黑夜也能绽放,只要蜘蛛拥有它的脚。

他精密的头脑从不知什么是孤独,那本小说的最后,美丽的公主终老皇宫,死于寒冷,他表示十分不解。

“心——被锁上了,肢体一样能活动,为什么会在‘枯涸’中死掉?“

”嘛,这个,“他身旁的侠客说,“是说她没有了爱情。”

“哦。这个,就是字典上说的那个,唔……“

”人与人一种奇妙的感情。库洛洛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从来记不住呢。“金发的少年笑道。

“唔。”他认真考虑起来。“因为我觉得这个又复杂又没用处。所以当时没在意。既然你这么说,我认为应该了解了解。“

“库洛洛酱,看书是没有用的,”少年这回连声音都染上了笑意,“要自己去体会。机会也是随机的。”

“唔。真是奇怪的东西。”他说。手指摩娑着小恶魔封面。

“是啊。”

夕阳西下,残破的书页半睁半闭,连小恶魔安栖的阴影,都蒙上一层血纱。





后来“库洛洛”的声音再也不见,青年开始叫他“团长”。那时蜘蛛的背已画上一副鬼脸,全世界都知道它钟爱最美的宝物。

他点上一根蜡烛,照亮脚下的无数锦绣。锦绣成堆,时间跨过黑夜,躲进幢幢的阴影。

“哒。”十数支蜡烛点上,青年熟悉的声音响起。“团长,这么暗的地方看书,请小心眼睛。”

他抬头瞥一眼被浓云遮蔽的月亮,视线又回到古老的书籍。

“你说得没错。“他点头。

“哒哒。哒。“青年坐下,随意坐在烛光里。手机的声音不断震荡夜的空气,他在为下一次任务准备。

月亮始终没挣脱出乌云,库洛洛的眼睛偶尔从书中离开。遥远又微弱的光线,青年的头发,恰好色泽如月。





蜘蛛不知疲倦地穿梭于黑夜,人类的面目模糊又相似。

失去念的感受模糊又强烈,他立在悬崖的那天,日头非常温柔,正如血似的夕阳蒙上茜纱。

幕间剧。他独自踏上旅途。头离开了手足,心隔开血液,预言指处,如同流浪。

于是他再见到他们,心温柔地跳动了下。是除念的快乐,还是摆脱“永远”的欣喜?他不知道。

他转头又去想别的事,盗贼极意安安静静在手。芬克斯偶尔说起侠客的推理,贪婪之岛的几月,他点点头。

“他说得没错。”

青年的笑涌现在眼前,它们变得很熟悉。他此刻不在他身边,正完成最后的情报收集。库洛洛合上书本,正是春日最好的晴光。

他说,“好,我去和西索打一次。”





独身离开的那几月,他曾奇怪地想过,如果他不在,有谁可以代替?

都无所谓。

团员们死亡,有谁可以加入?

情况不明。

——他顿了下。

眼前浮过很多人像,折在景物中碎裂。

又是那个夕阳,残云带血,风呼卷而去,触地微微咳嗽。旅团成员的表情,尽收心里,耳边响起为窝金作的安魂曲。

锁链的刺尖锐滑过。

如同针刺向光滑石头的表面。





“你真的要来?“

”是哇,想必很有趣。“青年回答。

他的书本摊开,所有能力历历在目。青年无暇顾及,忙着做最后的检查。

“团长,天线和‘神之左手,恶魔的右手’的使用,你都已经掌握熟练?“

“没错。”他的目光落在青年身上。

“OK。“青年后退几步,一脸满意。

”怎么?“

“想看团长这次实验的结果,以及检验我的能力发挥。“

他笑了,眼里染得全是。“你不会失望。”

库哔扯扯他的袖子,抬头认真地许愿,”团长,加油。“

那声音还响在耳边。

晴光满室,尽数傾泻。






库洛洛站到秋千前, 踏过一地的鸦羽。空气中全是血腥味, 却来自新枯的乌鸦。他解开缚手的银索,挥去肩上的羽毛。他抱紧又松开,略微离开点距离。

玛琪已带着库哔离开,怀里死亡的气味冰冷。她去寻找埋葬的地点,留下库洛洛坚持与侠客独自相处。

以血祭奠血,方式确是旅团独有。

库洛洛端详干枯的血液。他拿手指沾了下,伸舌去舔。并不熟悉,他咬破了手指。指尖向下,使劲按在死去之人的伤口。 血在交溶。他感到微微的痛楚。灵魂的存在由血来盟誓。他轻抬起他的脸。最后一次。

“孤独。”他吐出两个字。

“孤独。”他说。

“那本书最后的半页,写了失去爱情的公主的孤独。”

他落下一滴眼泪。

那天库洛洛面对消失的书页,多年前的某个黄昏历历眼前。他低下头去,把身体暴露给斜照的夕光。

黄昏、书页、消逝的故事。

似乎人类的感情,并不那么地轻。



评论(5)
热度(11)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