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海到大海。

关于

[HP][哈德] 新绿色与黄昏 I

 

是利剑?是火焰?

说得客气些-------声震九天!

对那痛苦,熟悉的有如手掌于双眼,

有如嘴唇

将亲生的孩子乳名呼唤

 

                                 ----------茨维塔耶娃《爱情》

 

 

战后的废墟一片狼藉,黄昏的夕阳在瓦砾上折射出的透明光线有种莫名的凄美。霍格沃茨的英雄们,就是在这般时候站在霍格沃茨的土地上。

“真搞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刚做完一件大事就不能稍微休息一会儿。”罗恩小声咕哝着。“闭嘴,罗恩。”赫敏瞪了他一眼,眼中对知识的火热渴望让向来冲闯无忌的格兰芬多打了个冷战,她认真地盯着他,又道,“我才想起来你的魔法史课-----”

“不不不!我们先不讨论这个!今天我们来这里,”说着他飞快地向友人射去求助的一眼,伸转腾挪之下硬是将他暴露在光线下,“哈利!”

阳光描绘着他的轮廓,渐渐清晰。他站在断壁残垣,了然抬头,对着罗恩的哀鸣浅浅一笑。

这是哈利·波特,曾经战争的希望之光和复仇之火的人。还未长成成熟的眼睛多了强制的沉淀,正是吞咽过的死亡与甘美,闪电伤疤曾著名如斯,未来仍将闪耀生华。那是他不凡一生的开端,也是悲剧纠缠的中心。邓布利多,卢平,莉莉,詹姆………西弗勒斯,谁能说他之存生不是奇迹呢?他已经见证过多次危苦,却没有改变他的内心。根源于童年的躁动将驱使他一生,这个蒙受爱也被爱羞辱的男孩。

“赫敏,快些,我们要去见麦格教授了。”

“哈利!”赫敏目光灼灼扫过来,“哈利,我正要问你。你真的确定要回到霍格沃茨吗?”

“不是已经讨论过很多次吗?”

“我不相信。”赫敏抱起胳膊,上下打量他。

他的胃沉下去。

“拜托,赫敏,”他拖长声调,“我们上一年浪费了一整年,不回到这里,怎么能完成我们的学业?”

“哦………确实没什么好讨论了。”赫敏神色不改。

"所以我们还要谈论什么?"

哪怕是……

女孩轻哼一声,长发甩尾,“随你。”她跑上前去与罗恩并肩,结束对峙。哈利松口气,快步跟上。事实正是锋利见骨,现在怎是说出口的时候?

槲寄生的映影浓丝低垂,拂荡他们唇角,那便是转身流宕的风送去的小小礼物。黄昏更加吞没了远处的旷野,只留下粼光渐合的湖泊。

一切像是诗人写下的诗篇,写下泥陷的诗句,笔与纸互相粘连。

“哦!”哈利停步于一声短促的低呼,顺着赫敏声线所指,他望见一幅未曾见过的景象:倒下的建筑物巨大的身躯向天空伸出如此渴望的犄角,所有光华越过它都将倾泻而下。它于地面投下的光与影摇娑于惊心动魄,伸入巨大的动荡与不安。

一支歌,斜斜伸入脑海,哈利知道这是幻觉。站在光华中的那个人,仿佛就是驾驭着歌声而来。古老的语言,精致的风致,源远流久的历史,正如他矜夸的一切。那双冷淡的,不近人情的眼珠,掩绎成色泽灰蓝,熔夸的浅色,熔裁为铂金,那还是一张少年的面容,却已藏伏起某种难以承受之惧。晚光流照,好似把所有所有献给他,他站在那里,宛如没落的君王。

Malfoy.



————————————————————————

战后八年级设定

评论(3)
热度(11)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