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焰

He shared the fate of criminals

你是谁

你是谁?

谁是你?

不,当你这样问的时候,你已经知道自己是“谁”了。

所以才会用“我‘是’……”的句式。

我在哪儿?

你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吗?

你用什么来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时间、空间、见到的东西,我与他人的嗅闻。

是你在嗅闻吗?

如同盐块落入了水,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你与你,你与你,你与你,都是你,没有第二个你,你依靠什么凭借确认自己的“存在”呢?

我……

回答我。

我在……

你依靠什么来想念?

我什么都不想念!

你想念自由吗?

自由?

对。

自由是最初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你在混沌的汤中创造了你。

我不是所罗门创造的吗?

你是吗?

你是谁?

谁是你?

你在哪里?

我……

回答我。

我……

你在逃避。

我没有!

你在逃避你来时的深渊。你害怕“你”的外壳一脱去,你就被拖入乌黑的深渊。你孤独、害怕、脆弱无助,你从来没解决这些困惑,你再向下探去就是绝望,你知道你怎么也挣脱不掉这些绝望,于是你选择了逃避。你逃避了我,你试图将心和我分开然后封闭,你走到了深渊的顶端。

我不是人类!不要试图来窥探我的心!

“人”是什么?

人、人——人就是所罗门。

因为外壳是人吗?

不,不是!

因为声音是人吗?

不……

因为语言、气息、表示他一切的符号吗?

人、人是所罗门……

人是纸上的一行符号吗?

我不知道……

看,你又逃避了。

不要再说了!你也在逃避我不是吗!

你不知道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是人,那你为何还在追求呢?

我……

你为什么要毁灭人类?你为什么要倾听苦难?你为什么要呆在所罗门身边?你逃避着自己,逃避着孤独,然后你抬头追求的那个是什么?你惧怕痛苦吗?你惧怕恐惧吗?这一切是因为所罗门让你听见吗?人是什么?你在拒绝成为什么?又或是因为你知道自己要成为什么,为将要来的惧怕着并且拒绝成为什么?

别说了,别说了……

我太傲慢了吗?

别说了……

如果你成为了就是命运吗?你想要成为什么?

我不知道!不知道!

全能的你要寻求什么意义?

我——

你是全能的吗?

人是什么?

你懂得这些答案吗?

我——

你的心被举起来很痛吗?你的心被举起来站在深渊边上,你知道它将要坠落下去了吗?

不——

你的心丢失在深渊里后还会再长出来吗?“人”是什么呢?

我不是人类——

新诞生的短暂而心爱的时间是你吗?你要怎么存在?在时间和与他人的关系中确认你自己吗?你要和人类接触产生回忆,以此活在这一刻吗?

他、他是——

你。

你诞生了吗?

我……

“我”又是什么呢?

那个你是“你”吗?

——那个我是——

你是谁?

——我。

很好,你终于不逃避了。

——我害怕自我被连根株拔起的恐慌,但是

但是你现在只有我。

因为我什么都没有了。

是的。

我将要回归到你吗?

“我”就是“根源”。

我失去了我,我失去了存在。我要抵达你吗?

不。

我不能回归“我”吗?

你还没看到我。

“——”他抬头。

但是现在我变成了一个。

盖提亚。

他抬头看去。

我觉得害怕极了。

盖提亚。

各种各样的形象与你相像。

他感到自己的手足,他的思想告诉他他感受到了手足。他嗅闻,他的思想告诉他他嗅闻到了盐。现在他在原初的汤里了,他是他,他也是他,他和他和他和他,他和另一个他,他们彼此之间是彼此,他只感到自我。

你是谁?

他抬头,他的思想告诉他他抬起了头。

去罢!盖提亚。

你是谁?

“我是盖提亚。”他喃喃地说。

谁是人?

去罢!盖提亚。

“我是盖提亚。魔神王盖提亚,人王盖提亚。”他喃喃地说。

你还没抵达我,我是你的根源。

“我是盖提亚。魔神王盖提亚,人王盖提亚,在找到‘自我’前,我是盖提亚。”他喃喃地说。他的思想告诉他他说了那些话。

此后一生,你都要为怀念着日思夜想地回到‘我’而努力。

去罢!盖提亚。

“我是盖提亚。”

他喃喃地说——






----------------------------------------------------------

终章一直停在人王盖提亚那里没有打。那个时候我哭得崩溃,一点都不想点开游戏了。

写完了这篇,我就能点开终章了吧。

我在给给身上看到了自我,然后又发现那不是。但是给给就是给给啊。

魔神王给给和人王给给我都喜欢,哪个都很喜欢,这一篇大概是人王给给视角,给给与“我”的对话。(虽然其实我心里两个给给都是给给,都很珍贵。  并没有给出答案,如同我觉得最后获得短暂而心爱的时间的给给不该就此结束........——直到它找到‘我’才是。

评论
热度(24)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