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焰

He shared the fate of criminals

[嗣薰] End it all


让我们感受快乐,他说。

天空背负起十字雨,薰君……?我还活着。他微笑地看着真嗣,温柔是鲜红的色。不,应该是白色。是薰的颜色吧,我一直都知道。他的痛苦都暂忘了,在12000米的高空,他在哪里?神的腹中吗?我好像忘了往昔的痛苦……但是我没了惧怕。十字架巨大,鲜红色泼下,睁开了巨眼一只一只美得可怕。这就是我们的神吗?如同EVA一样的奇异和诡坏,你曾让我多少的不理解,我做了残忍的事,对明日香。你知道自己很美吗?美……?他低头看看自己,四处嗅闻,我是美的?

就让你心里的空缺用快乐填满吧,那个美丽的白发少年笑着悬浮眼前,这是你长有的自由。来,握住我的手。

他手上的白绷带消隐在光中。美里的十字架硌得心脏疼。真嗣低头看,自己的脸颊不知什么时候被青草色的轻柔的风吹浴了。“薰君。”少年带着半是恍然半是天真的神态说道,我,可以对薰君做对明日香做的事吗?

来,抱住我。使徒温柔地说道,睁开的眸像美里和明日香;青草味的风环绕他们脚下的地毯,真嗣的腿温柔地动了动,少年被绊倒在曼长的地毯中,随后撑起身体捧住真嗣的颊邀了一吻。他心中没有痛苦,暂时没有了,他在12000米的高空,他抚住使徒纤细的腕认真接吻。感觉真好。青草色的风也远远被比下,原来薰君的嘴唇这么软啊。“真嗣君开心吗?”嗯。我们再来——他们倒在蔓延的地中心,迟疑后翻滚,雪白的布料再也裹不住使徒纤和的腰肢。不裹也好,它们太粗犷,不该缠上薰君的腰肢。碇真嗣喃喃地说,所有的认真都溶入了薰的笑语。真嗣迟迟地看着薰鲜红色的眼眸,只有一刹的迟疑。我要开始了哦,薰。这不是告示,是命令。使徒只有机会动一次颈子,随后所有的选择都是和他一起:

一起坠入神的腹中。

当然可以。使徒笑了,少年的样子仍是那日夕阳的泽被,任何美路过他都要放慢步伐。真嗣,你笑了呢,真嗣君?

他的身体向后仰去,被深深楔入的柔软紧紧抱住除了自由什么都没有的世界。少年笑了,世界交合,圆环创始,一切的一切他既不想念也不拒斥。颤抖的纤腰正如世界初生的颤抖。爱吗……?我还不懂,但我应该也不讨厌。碇真嗣喃喃地说,我应该可以留在这里。

从神的眼中,现出了——

 







--------------------------------------------------

是旧剧场版《真心为你》的捏他。第三次冲击开始时出现在真嗣面前的巨大丽和薰与初号机从女神丽的眼中突破而出期间的捏他。准确说来,是无数个瞬间中的某一刻吧。我爱EVA旧系列……!

玩弄第十七使徒的hentai之心熊熊燃烧

评论
热度(23)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