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焰

He shared the fate of criminals

[特恰拉X姆巴库] 姆巴库遇见了一只黑豹


是……是豹X猿!在电影院的时候快笑死了,然而打开lof搜tag差点没昏过去!只、只能自己动手了,没看过漫画,是对电影情节的一些YY,希望您能吃得开心>﹏<





1

小时候,父亲问他:“你想知道我们的历史吗,孩子?”

他阴沉沉地说:“不,爸爸。告诉我那些山下的国王为什么他妈的从来不到我们这儿。”

 

 


 

2

瓦坎达的夕阳朦壮、苍茫,狂渺野性如出于神之手,可是从不会在贾巴里的峰顶停留太久。这里有的是雪云、长夜和寒冷的星,呵一口气就能冻住一只心形花,永恒也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但是无数个最深、最邃暗的幽梦里,缝隙与缝隙之侧,泉流之下,他们能听见哈奴曼的私语。这就是姆巴库心中的神迹。幼时是,如今亦是,贾巴里的首领坐在在宝座上聆听泉水的淙泠,思绪远远,直到有一天泉声拧断了冰柱。这是后话;粗鲁、野蛮、不通世故,这就是山下人给他们的定义。姆巴库就是这样成长,父亲把这一切教给了他,猿猴面具是他的快乐和骄傲,这才是个弑夺王位的人该有的装备啊!当然小姆巴库不会说出去这个秘密,说出去会被Papa打,这个强壮如兽的瓦坎达战士虽然愤愤不平,却也还算忠诚,他不懂什么振金,也对它不屑一顾,肉体与神灵才是真实的,但是他依旧认为山下最好还是有个国王。“虽然他们不怎么样,”老首领说,“但他们知道的也不少。”

“我只看见一群又一群没用的蠢豹子。”姆巴库阴沉地说,他在雪地里戳出一个又一洞,“跑得像慌不择路的蠢老鼠。”

 

 


 

3

当然这句话大有深意,那是姆巴库人生中的第一个秘密,他绝不会在任何时机向任何人透露。但是他不会知道世界的真相其实是个文本,他的所作所为其实都出于看不见的手恶劣趣味的摆布。现在这股来自宇宙的邪恶混乱气息决定:姆巴库将要在心中吐露过去的那件事。

“别担心,”这只手轻柔地安慰,“这是不知不觉的事,你不会知道原来你在上千人的面前剖白了心事。”

 

 


 

4

这件事:姆巴库遇见过一只黑豹。

 

 

 


5

小姆巴库遇见过一只黑豹,被吓得魂飞蛋碎。这不是夸张修辞,不是犀牛,是黑豹。他吓得魂飞蛋碎——逃跑中他绊到一块石头,摔飞在地时又有另一块石头,棱角对准他脆弱的男性。小姆巴库脑海里只剩下白猿神与“我恨黑豹”,然后他背上的日光霎时被遮抹。一刹那;是一刹那,一只黑豹般的影子窜上后背,一只铁箍勒开他的胸膛然后再向内,他的双腿蹭过石头然后向右,血肉混着日光疯乱影子里混了灼热的草天旋地转,在地上滚了好远后他认出了:那是手臂。

“快放开我!——”小姆巴库喊,他喘不上气,只会说这一句,灰色树荫凌乱地投在箍住他心的血肉的那只手臂,姆巴库挣也挣不动,下身疼得爆炸。“放开我!快——放——开!”

但是那个手臂紧紧地捉住他,枝叶的光渐渐移嗦,身后传来黑豹灼热的舔息。姆巴库僵住了。“呼、呼”,猫科动物迟了迟,伸出舌头舔手臂和胸膛的紧贴处。

“啊啊啊啊啊啊!”小姆巴库的精神再也不能负荷。

“It’s Okay.”身后的声音温润地烧过他的心,“It’s Okay.”

这声音让他奇异地更想逃跑,“啊啊啊啊啊!”他大叫着挣扎向前爬。

“没事的,没事的。”姆巴库挣脱出侧躺的姿势,也不顾疼痛灼热的下体,慌不择路地想要逃跑,反手挥拳,身体快于思想,却在回头的瞬间看到一双绵羊眼睛。

哦,绵羊眼睛。

 

 

 


6

“我叫特恰拉。”男孩坐在石上,温和地说,“它是我的朋友纳姆,它不会伤害你。”

小姆巴库愤恨地躺在地上,他下体很痛,不能移动,他只能拿愤恨地瞪着头上的人。黑乎乎的豹子时不时好奇地拿头拱他,追问主人能不能吃掉这个未来瓦坎达最勇猛的战士,小姆巴库读出了它的深意,向男孩射去了更愤恨的目光。

“你不会有事。我会保护你。”男孩浑然不觉,继续说道,“等我成年了体内将会有黑豹的力量,爸爸说我要保护瓦坎达的人民。你不会有事的。”

“谁是你的人民!”姆巴库为这个男孩的卑鄙气得笑了,怎么会有人这样狂妄愚蠢,“别人才不想做你的人民!”

男孩脸上闪过受伤的神色,张了张嘴,“我……”,没再说出话来。

姆巴库装作没看见,隔着他们的是沉默。黑豹卧在他身边。姆巴库猛得扭回来,眼里又映出男孩受伤流血的手臂。他凶狠地大声说道:“今天的事你谁都不许说出去!”

“我不会。”

“我一点都不感谢你。”姆巴库睁大眼睛挥舞拳头。

“我知道。”男孩低声回答。

    “还有,谁要知道你的名字?”

“对不起。”男孩的声音依旧很低。

“声音太小了,我听不清!”姆巴库不满地大声嚷。

男孩深吸一口气,胸腔鼓涨的样子让臂上的血也湍湍流出,姆巴库看得清清楚楚,“对——不——起!”

他后悔了;这声音震达他的肺腑,姆巴库头晕目眩,疼痛向下劈开他的下体。“呃……呵……”

“你怎么样?”男孩赶紧跳下来,明明晃晃的太阳顿时被遮去大半。是乌云?不,是白猿神来接他了吧!——但是,说实话……怎么……

“不要睡!不要睡!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喂?”

“我叫姆巴库,我十二岁,我很勇敢,最近刚刚学会了拿小鱼网打猎,”小姆巴库眼边含着泪水朦朦胧胧地喃喃道,他的神色半是被天堂照耀的欢愉,边是认命过后的幸福恍惚,“您是来接我的吗?我爱您!我是瓦坎达最勇敢的战士!您都瞧见了吧?我最勇敢,最凶猛,山下的蠢耗子一只都逃不过我的手心!”

“是……”“嗯……”“这里……”白猿神的言语有如碎片沉进了小姆巴库的心里,他咧开嘴飘飘地笑了,“我最勇敢!我最凶猛!谁都比不过我!”

“是……”“嗯……”“……苏”“来……”“……哥……”

白猿神的神语如羽毛轻灵,刮在他的心泉上漾漾微浪,小姆巴库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他幸福地飞起来了。“我爱您!我爱您!”,他不停地说,舌头打颤跌滑,“带我走吧,我的神!我什么都不遗憾!”一双绵羊眼睛在他头上晃荡,小姆巴库虽然不太喜欢,却还是为能去神灵殿而狂喜,“带我走!”在世界骤暗前他大喊。

 

 

 


7

姆巴库坐在宝座上沉思。

那天之后的事就像噩梦,他光着下身被推进了苏睿的实验室。那是小王女第一次在活人身上实验自己的医疗构想,做得颇成功;可是给幼小的姆巴库带来难以愈合的伤害。有谁会醒来后以为这里就是天堂而痛苦流涕,随后药力过去明白现实,一路跌跌撞撞跑着爬回了山?又有谁会被强壮的爸爸得知后押着跌下山,觐见王宫里干干净净坐着的高贵王子?愚蠢就像噩梦,滚雪球似的一个挨一个传染,王子手里拿着嫩绿的草药,真挚地感谢他,如果不是那天他在草地猛然回头,伤口触到了身侧的草,这奇妙异类的草药他们也不会在瓦坎达的草原发觉;小姆巴库听得心里都快滴血,却被一掌推到高座下,伸手握住王子伸来的手。王女嘻嘻笑着从哥哥身后探出脑袋;有什么比这耻辱更令他发狂?这是可恶的黑豹神设下的陷阱,只为俘获他们最伟大的白猿!姆巴库那一刻开始真正长大:他变了。

如今的贾巴里年轻首领,姆巴库,危壮健美,肌肉虬结,凶神恶煞会吓哭山下的小孩,但他要的还不够。瓦坎达第二战士是他。第一是特恰拉。那个绵羊眼睛,妈的!像只黑羊。姆巴库很满意这个叫法,过去的数十年草原上他们也不情愿地打过几次照面,那段幼年的插曲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真的。不算。每次现身姆巴库都强壮汹汹,瞪着眼睛对王子说:“你等着。这个国家会是我的。”

“好啊。”每次王子的回答都一样,“到继承典礼上挑战我。”

 


 

 

8

姆巴库坐在宝座上沉思。他才从悬崖瀑布边爬起,断刀湿淋淋丢在脚下。雪光磅礴远去,暗沉的天幕垂下黏黯色的夜。姆巴库沮丧十足,幼年的蠢祸记忆令他更加暴戾,人民,妈的,我才不想做你的人民!白猿神和黑豹的争斗还没结束呢。

“但是首领,”站在座下的下属们眼神在说:“你打输了。所有部落都看见了。”

“我当然知道!”姆巴库沮丧、阴沉,“但是他可不是什么好国王,哈。我会监视他。随时监视。现在每天下山打渔的人再加一半。”

“可是首领,我们吃素……”

“我说去就去!”姆巴库暴戾地打断。

下属们踏着寒气气势慑人地排布去了。

“绝不是好国王。”姆巴库无人时自语,“他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依靠振金的崽子。”

 

 

 


9

他冲手下的族人发火,“瞧瞧你们都带了什么东西回来!我让你们打渔之外带其他东西了吗?现在倒好,没有鱼,反而带来了净吃鱼的傻豹!”

“我们……”族人们欲言又止,眼神瞪了瞪生生地不敢说话,“你们下去吧。”贾巴里首领蓦地止住满地烦乱的身形,“下去!”

“首领,他快死了。”护卫队的将军严肃地上前。

“我知道。”

“那……”

“不对劲,一切都很不对劲。”贾巴里的年轻首领继续满地烦乱地走,自言自语。

“首领……?”

“啊——”姆巴库蓦然停下。“对了,把他放进仪地的雪坑里。”

“可是,首领!”这下护卫队的勇士们个个都瞪大了眼,“那是……”

“这一切都不对劲你们没发觉吗,蠢货!”姆巴库不耐烦地指挥下属们将黑羊快快抬进,“哪有打败我的瓦坎达国王这么容易地死,我不信还有这样凌驾于他和我如此的战士!快去!”

下属们逶迤而去。姆巴库心烦意乱。

 

 


 

10

 “这是不对的,‘文本’神。我不该这样。”有一天姆巴库梦到了世界里侧,他抗议道。

“哦,你要知道,一枚蝴蝶的振翅牵动了整个飓风,超级英雄都有异能。很久以前特恰拉就埋下了种子,今日你只能乖乖遵守。”

“哈?”

世界报以神秘一笑。

 

 



 

11

姆巴库坐在宝座上,陷入沉思。这是短暂的一刹那沉思,黑色的羊迎着朝日万丈伸出了手:“请借我点人马。”

姆巴库的冷笑脱口而出:“山下的国王可从来没到过我们这儿。”

“这种情况是最后一次上演。”

“哼。”姆巴库鼻子里逸出一声冷笑。

这么威风镇定,你在雪里的落魄模样儿我可都见过。

 

 


 

12

他曾遇见过一只黑豹,不是犀牛,是黑豹。面对瓦卡比气势汹汹的犀牛,他并不害怕,甚至娜吉雅挡在身前的一刹,他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

世界沉沉的声音传到他的心里:“很久以前,特恰拉就告诉他的母亲:‘姆巴库值得信赖。’”

值得信赖。

哦……值得信赖。

特恰拉!

 

 

 


13

“我输了。”他在世界面前低头说,“我确实只能遵守。”

 

 


 

14

.






15

在那个孩子草原中伸手救过他的那一刻,他就输了。




                                                                      


                                                                 -Fin-







一个肌肉硬汉不知为什么被我写成了小鹿碰咚乱撞的傲娇硬汉,不如说这就是我的姆巴库滤镜,他超可爱,可爱

评论(15)
热度(45)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