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焰

He shared the fate of criminals

[TybaltXMercutio] 缰绳

“唰!”他用匕首穿过他颊边的沙隙。凶器雪亮发银,日光烧热了滚烫舔吐,野蛮肥沃,充满情欲,恶魔俯下身来兴奋低语:“要不要我教你哪,提伯特?”日光滚得多情又疯癫,青年身上乌金换抹了浓紫,擦出一点血般的胭脂。“哦,提伯特——”


那声呼唤在云雀喉中丢得魄艳又曳热,从出生起,提伯尔特就听过许多次,可是没有一个像这个人一样,只是一声低语,就让他嗔恨发狂,发狂地想杀坏他。凯普莱特家终年阴森稠密,缝隙里沁过了凯普莱特夫人的泪水和怨怒,他们把狂热与仇恨用城墙般教条浇灌,用一抹烈焰将身体束缚,教条写着:将蒙太古杀害。这种地方却养出了一朵馥郁纷郁的花,提伯尔特从小就视此为奇迹,后来他被人们目为凶残的戾兽,但是依旧只有在朱丽叶的窗下,一二阒尔的无人月夜,他可以在地狱啜得一口清凉和甜蜜。流光亮郁,有种澈透,他在这爱中腰骨酥软,觑着自己的灵魂罅隙的浊败而恍然。这头凶猛的兽以此来净化自己偶有的软弱,然而此刻这软弱将不再是隐秘。


“你有没有和死亡跳过舞?你有没有和老男人调过情?你有没有想要杀死亲王?都没有?”青年一手爱抚剑柄,银光颤动,照满眸底,另一手却不经心地抚抚发尾,随后跌落在他的仇敌心口。“我可以教你。就当我们是朋友——”


“你在打什么主意?茂丘西奥。”提伯尔特吞动心腹,将喘息深深吞进,仇敌坐在他的小腹,钩出纤长的手指碰过他的心脏,他却一点呻吟也不愿露出,任他身上的人兴奋得发狂,身体灼热,发尾晶莹,狂乱迷狂如神话中的女妖,他也依旧不动声色,只做一只等待中蛰伏的野兽。


“打什么主意?真让我伤心。哈哈哈!你没看出来吗?真让我伤心!提伯特——”亲王的侄子弯腰向前,大笑中抓紧了凯普莱特夫人的内侄胸口,他上气不接下气,日光被他的发丝割得支离破碎,酒香滴落,自话尾冷冷暧昧,他有青春摇溢满腹,却在此刻蓦然褪尽,迫令提伯尔特看清他眼底的嘲冷的疯狂:“哦,提伯特,为什么你是提伯特?我在可怜你哪,提伯特。爱上一个不该爱的女子——”


“唰!”茂丘西奥笑着被掀压在地,他的乌发铺满了一地,那柄匕首却没有离手,刀尖对准提伯尔特的下颔,提伯尔特却发了狂,野兽之所以是野兽,被恨圈养,也为爱崩溃,提伯尔特无坚不摧,恨将他构造完美,除了两处软弱:恨意和朱丽叶。


还有比这更糟的吗?他的仇敌知道了他的爱:日色沾惹熟甜,灵魂荒汩,落入地底。恨意如鼓孕的风,自小到大,催发气力,提伯尔特从来看不清他的仇敌,茂丘西奥却将一切冷然尽收眼底;于是这一天,就是这一天,日色熟甜,弥漫散尽,茂丘西奥第一次让提伯尔特看清自己深灰色的眼,让他在那里照见自己碎裂的可悲灵魂:


 “提伯尔特,你这条疯狗,”茂丘西奥温柔得像头羔羊,说,“我找到你的缰绳了。”








——————————————

是法罗朱,18巡演版Nicolas表哥或者01版TR表哥 X JE毛球

本来想写pwp的,写着写着不知怎的觉得写到这里就好了,pwp之后再写(……说好了的要献给朋友的pwp呢呜呜

所以时间线混乱模糊了一下,是在空无一人的小巷子的某个时候,之后要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


评论(2)
热度(18)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