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花瓣献枝

关于

[孙唐]桃冶 (上)


【一句话简介】此夜悟空心中烦忧。



是梦?


孙悟空环顾四野,嘴里的树枝新绿柔嫩。它狠狠地咬下去,并未折碎,就像它对某个人的态度。这里的风大得紧,那和尚应该受不住。


一入青青世界,必至万镜皆迷。


上回红鲭鱼就是这般招来春驹野火,引心猿狂性上来,打死了牡丹花下一派蝸发桃颜。结果,陷入了一环又一环的梦魅,若非虚空主人破空一喝,怕是神识恍惚,跌身鲭鱼腹中一滩水了。


那虚空主人的偈——什么“幻部”“实部”的,心猿就忘了。倒是当日万镜楼的景象,让它格外在意。是不是因为今夜的月亮格外幽冷,还是埋下的什么情想,孙悟空睁着眼睡不着。大漠孤月本是极清冷的景象,凡人写“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也不过其景一二。孙悟空承认今晚有点疯,它觉得这诗不好。


——少了些……少了什么?一刀一刀,霜浪拂尽,有个人在月下雕出了……


不,不!它又在胡思乱想!


心猿心烦意乱地翻了个身,身下的石头冷得似旷古初生的软泥,火焰清凉,天地浑沦,梦里的杏株喷霞蒸云。


如悼念,如讽刺,如梦似幻,如火出云。


如果心猿承认——抛去它渐渐学会的不坦诚——它知道,折扰它的“情想”,不过是它和唐僧在白骨村假戏真做的一番话。


“欠他的……不必再还!”


心猿怎么会不记得呵,它当时脑子里多想说这句话!然而说出的却是这感人至深的低声下气,多么义愤凛然却只是低声下气,它化的妖身不惧三味真火,却这般卑微地匍匐蹑懦自作自受,任他予取予求,拔恨离根,捏出它的心揉搓圆扁——


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孙悟空低下头,不免垂头丧气。它从混沌懵懂中化形而出,坠入世界,总归跌撞落魄了。


唉!其实——那和尚早已不在情劫里的,在的是自己。它何曾不明白?这佛祖好会连环设扣。下一个是谁?此夜心猿掰开自己的心,痛得笑出来。悟空、悟空,好一个悟空!它从前金箍棒轻轻一扫,便打杀一地的男女,现在妖性未除,却做起打杀妖魔的把戏来,怎么不要从前的自己笑掉大牙?被虚掷的年岁,是捕风、虚影,在尘土里转,日光下空,如今尽都忘却,只剩朽破情体。朽朽破破,拔恨、离根,千林香雪,漫山的云。只有它捏着那淫邪寡信的念想。


今夜体内的疾痛都丝丝卷卷流入心里,心猿却再不能忍受。它呆呆地仰身看天,万千星斗如墨笔拖尾,听不见凄厉又磅礴的初生的碎响。然后,忽然——悟空听见了这碎响。


“嗯?”孙悟空胡乱衔的树枝停了停颤抖。“什么在唱?”它想。


不可能啊,这是我出生时听到的声音。它笑了。转转眼珠却惊疑陡生,它手心的力量已飞快地消隐。“怎……”心猿却连手心的石头都摸不着。


“大师兄,鬼沙来了!”


悟能的声音突然响起,隐隐隔了很远,心猿却在沙地动弹不得,它这才发现周遭的景致,原来今晚心烦意乱地走了颇久,此时已在沙僧师徒遥遥的北边。“呆子!”它赶紧叫道,又冷又辣的沙砾大团地灌进它嘴里,“该死!”,沙粒灌进了四腔五腑,在腹腔横冲直撞,一路留下迷乱的烟雾。“唔!”悟空呛咳得蜷住身体,此时沙裹着风暴成千上万,一道又一道浪高过彼此,盘旋卷聚成巨大的漩涡,正直直向师徒几人冲去。


“大师兄,想办法啊!”


“妈的,你自己不会吗!”


“大师兄,快来屏障啊!”


“等……”


孙悟空被体内又一浪未曾熟识的痛击倒,蜷在地上动弹不得,灵力如同小孩,平生从未如此无助。要结束了吗?它想,却背尽凄厉地仰首,向后看去。千沙万砾中,最后一眼看到那人不经意地抬头,桃花灼冶惊魅,万千濆沦。


这也叫圣僧……?


孙悟空倒在地上嘲笑地想。


——这也叫圣僧?


大风卷地,它被尘沙迷了眼。


蛇是淫邪寡信的。


你们浑厚而温柔的天籁,奏响我的墓土。





Ps.作者心中的悟空更接近吴承恩成书及成书以前的那个孙悟空,并且很喜欢吴承恩常常用的“心猿”来指孙悟空一路取经“修心”的主旨,所以就拿来用了。
“虚空主人”“红鲭鱼”“青青世界”则是明末董说的《西游补》里出现的故事,我也颇喜欢,再想及《西游伏妖篇》也是导演驰骋想象给“西游”故事加上的奇诡之章,所以我干脆在这篇文里把两者糅合起来啦,也就是《西游伏妖篇》之前它们发生了《西游补》红鲭鱼一事,来促成这个“仲夏夜之梦”式的悟空的幻旅◉‿◉





评论(4)
热度(24)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