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花瓣献枝

关于

[神奇动物在哪里] 声音凌乱



给电影结尾加上笔想象中的小色彩。关于Gredence的去向的故事。暂时.....不是CP向吧?如果有后续的话,也许会有.....✔️




声音凌乱

 



假的,都是假的。

男孩蜷缩在自己的灵魂深处,一片黑暗里。唯一的一点光亮却被夺去了。那个人,那条长得没有尽头的小巷。是连绵的噩梦,也是长久以来无尽痛苦里包裹的一点糖果,亮色引得男孩不顾一切得去抓取。

不顾一切。

现在他流着眼泪,颤抖着蜷缩在不知名的黑暗里,那黑暗摇摇晃晃,不时地有水流拍生,遮住了男孩偶尔的呜咽。黑暗,与灵魂,仿佛分不开了。

有没有什么不用忍受那么多痛楚就能抓住的糖呢?一小点,哪怕一小点也好,人类的爱只能毁灭自己才能得到吗?

男孩思考着,泣声着,被不知名的大海摇晃着,慢慢地消失了。

一阵轻柔的步伐停在他身侧,沉闷的空气里轻微的踢踢踏踏,踏在心头却像是抚慰。一个穿孔雀蓝大衣的人站在那儿。

他轻轻地把手提箱放在地上,在几步之外蹲下。目光和悯,含笑注视。片刻之后,他神色稍变,大跨步地越进黑雾里,几缕电火闪起,他退后,那黑雾最后的一点异动消失,瘦弱的男孩紧闭着自己的双眼。

“哦,孩子。”他垂下头,有无限的温情。船舱里充满昏黄温暖的光,纽特·斯卡曼德把魔杖收回口袋,“哦,孩子。”他又重复了一遍。

在这苍茫的大海之中,温暖的船腹深处,他们再次呆在一起。

“睡吧,我的孩子。”他抚摸着男孩的眉头。

 

 




男孩醒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情景,澄荡的灯夹杂着食物香气里的欢言笑语,幸福的香甜浓郁而不朽地萦绕在每个人心头,仿佛没有终结。他注视了许久,移开了目光,却发现有人一直在身旁。男孩惊慌失措地滚将爬起,只觉那人头发微卷凌乱,有一双羞涩的眼睛。

“对、对不起……”

“你也是他们的一员。”那青年微笑着说。

男孩没有作声。

“纽特·斯卡曼德。”青年伸出手,连眼睛里都染满笑意,“不来握握手吗,克莱登斯?”

他注意到男孩放空的神情,所以格外耐心,他向前走了一步,男孩立刻瑟缩向后,纽特顿住,转身摸了摸,拿出了个苹果派,“我只是想给你这个。”纽特说话轻且柔,一点也不强势,就算是压地银山也涣然冰消,男孩犹疑着,疑惑着,混沌的意识荡了荡。 

“您、您可以过来。”他结结巴巴地说。

“可以吗?”青年问,他的目光里,此刻只有专注。

“可、可以……”

男孩又瑟缩了一下。

他快哭出来了,这位先生为什么这么看着他呢,他做了什么好事,值得他这样注意?或者他做了什么坏事,于是一顿皮带等在后面?他战战兢兢,抱着双膝,想到这里惊恐不安,眼睛垂落又抬起,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那先生的每一个呼吸,呼吸间的每一眼神,身体紧绷着,想着逃走,却被巨大的阻力控制,整个人嘴角绷得颤抖,抬不起一个笑弧来。

“我们慢慢来——”纽特退后半步,身体微倾,凌乱的头发遮住一点双眼,从那掩住的人类幽微之府中轻巧地跳开。“先吃些苹果派,好吗?你饿了,这里是船上,离纽约很远。”

纽、纽约——!

男孩剧烈地颤抖,突然在船上想起了自己的来龙去脉,他从喉咙里发出了撕裂的吼叫,捂住头却要马上逃进黑雾,片刻,自己还是在灯影华丽的船上。

“睁开眼。”

男孩却首先感受到自己的手。他稍微移动,“看一看。”指示的声音引导着他,他看见指尖幻化出可怜的一点黑焰,虚弱,摧折。

惊慌的双眼一点点上移,移上床前空澄镇静的面孔。

“控制它。”纽特温和地说。

“是…….”男孩服从着。

“并不是服从我,是让‘它’服从你。”纽特·斯卡曼德上前,把苹果派塞到男孩手中,那温暖的颜色和男孩周身黯淡的色调颇为和谐,似是奇异的预示,“吃吧,凉了后即使再施加热咒也不美味了。”

男孩接过来,出自本能,仍旧胆怯,皮球般的恐惧却刺破了一个小缝,丝丝缕缕,从身上逸出。男孩咀嚼着,食物的香味漫漫突破钝感传到心里。“我能坐到你身边吗?”他听见那位叫纽特的先生说。

“可、可以,先生。”他听见自己说。

“不要用您。”青年笑了,“以及,叫我纽特。”他轻轻坐在他身边,隔了一个人的距离,虽然神情温和平淡,却满溢着掘不尽的温暖和笑意,那种力量源源不绝,从他身上发出来,男孩模模糊糊地想,好像对待初生的小狗,又有很不一样的东西……

穿孔雀蓝大衣的青年微微侧身,垂下的发丝仍然稍微遮住蓝绿色的眼睛,“我向你道歉,克莱登斯。我不知道你忘了纽约的事。但是,它总会来的,”他从褐色的发丝间看他,嘴唇紧抿了一下,有点儿彷徨的神色,又暗埋了坚韧的潜流,“不要屈服,不要逃开,这一切不是你的错,你值得更好的。控制它,拥有它。与你自己对话,你的力量本是一份祝福,不是诅咒,它本该帮助你找到生命珍爱之物。我会帮助你,也会制止你,制止你迷失。你想要跟我走吗?”

男孩的苹果派吃完了,嘴角粘了点残渣,他无意识地舔了舔。在抬头的一瞬间,目光吹落,充满情欲和忧虑。

他有什么地方可去呢?

“好——好的,先生。”他说。





评论
热度(4)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