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海到大海。

关于

[德扎][扎主教扎]仲夏夜



他们想谈恋爱,谈恋爱。他们笑嘻嘻地,牵着手过小河上的桥,萨尔茨堡的人们引以为奇景,这冥顽不化的主教终于开了窍!彼时夏日清夜的风吹个不停,拂人面孔,沃尔夫冈·阿玛迪斯·莫扎特笑嘻嘻地,拿头毛蹭科洛雷多的肩膀。
“哎,哎,您也喝一点嘛!这酒可是百年难得,不,不,千年难得,自从,自从,上帝他老人家降生以来——唔。”
过于不逊的话语被男人忍住可忍地吻住,他扳过这金呼呼的脑袋,闭着眼,准确地找到甜蜜的嘴唇,轻轻地舔吻。怀里的小青年身体微微颤了下,然后也融化在仲夏的和风中了。他却又睁着眼——拿爪子悄摸摸抓上男人的后颈,给自己调整成舒服的姿势,势要吻得更久;呼,呼——他数着心跳的声音,眼睛弯弯,哪怕年长的情人吻了又吻,也不吝啬再献上自己的唇,追过去交换缠绵的呼吸。情人间的追逐与调笑显在他们交缠的指尖里,微微颤抖,偶尔惊跳,捉住了便是甜蜜的惩罚。
至于惩罚?是什么呐?
罚您,永远跟我在一起!
这青年两眼的距离稍稍别开,然而醉心的时候却流溢出难以言喻的魅力,梦一般憧憬又流荡的光盈盈渥渥,让人想伸手捉住。男人这么做了,在仲夏之夜,把爱人揽进怀里,数着他身上的酒香。唔,有四种,还是五种——“你喝太多了。”他低声训斥。“可您还是亲了我,您不也喝了四五种酒,”青年嚷嚷道,在情人宽厚的胸膛中扭来扭去,“酒窖里藏了这么多酒却不喝,等人想这样来告知您味道吗?”他说着说着居然生起了气来,猛得抬头死死地瞪着年长的情人,“哼,您难道打了这样的主意?太狡猾了!除了我,您还要谁来哺酒给您?”
“只有你啊,”男人皱着眉认真地说,“你不知道吗?只有你。”
“哦,科洛雷多!”
青年亲亲密密地环上他的脖子,又献上一个吻。
他俩正在谈恋爱——在没有冲突、没有横灾、没有分离的时候,他们在桥梁上的亲吻疯狂地带着玫瑰味,小徑的花园诗意又矇昧,绿叶睁着眼睛看月亮落下;在威尼斯般的夜里,有银光闪闪的匕首,黑眼睛的女郎和猝然而至的阴谋,他们却独享纯粹的爱。
哦——爱之夜!天主在上,自从神子降生以来,他也从没这么疯狂。






————————————————————————
被虐到神智不清后恶狠狠(不)的产物,希望是一个甜蜜的小段子,OOC都是我的错。他们都很美好,都很美好,都很美好。

评论(10)
热度(26)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