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海到大海。

关于

[HP][哈德][战后]画地为牢



赶......赶着520的最后几分钟,发发旧文 (>﹏<)

因为想再从Harry视角写个后续(糖),所以......就吨吨吨地放上来啦。



《画地为牢》



他又梦到了少年时。


他还是被父母宠坏的小少爷,横行无忌地纵声大笑,无人看见的角落,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个黑发绿眸的身影。


他从未见过如此鲜艳的绿色,春日嫩叶绘就的轮脉,深似翡翠的泉水,喜悦时,摇荡明亮如日光,他愿不顾一切地吻上去。


然而他不行——


他在光明可鉴的镜子里看见自己,苦涩的时间一丝不落藏在胸口,这些年里坩埚的魔药一直在煮,宛如森林中的独角兽,令记忆作引,马不停蹄摧毁昔日光景。


他看见自己,闪过银光与暗绿的刀山,向喧嚣中伸出手企图结友。那只手啊,穿过千山万水,最后落在熊熊火海中无助挥舞。有人握住它,画下时光的连接点,浅金色里苦辛的一笔,虚空中向他投掷而来,缠绵地插在伤口。


他会不会想起霍格沃茨的一支舞?


这些年疯长的枝条遁逃无处。如果没有……那会不会?不,无止境的“如果”撕扯着灵魂。“他”是一剂药,永远奢侈的美,奢侈的……上瘾。


镜中万物凋谢,犹如命运,犹如爱情。此生可抓住之物稍纵即逝,握在手中的,不过沉旧的回忆。回忆————我要它做什么呢?告诉他,他是这样刻薄,恶毒,却又怯弱吗?不,不要,不要!他化身困兽,吼叫着撕咬这里的一砖一瓦,最后沉重的喘息让那回忆宛如云朵。下手吗?——-


他怀抱云朵般的银光,唇边浮起一抹力度渐柔的笑,碎裂的镜中映出少年的自己,眉眼气魄呼啸生风,那一抹笑容极慢地从嘴角盛开,它要让整个世界都浸在鲜花里。灵魂中两瓣睡莲如溶溶的火,掉落几朵结成铃兰,镇颤的空气掀起波纹,那是他此生唯一值得如此之人。钥匙在“他”手里。嘶吼,敌对,挑拨,恶意,看自己出乖露丑,怯弱动人——为眼泪。


疯了!都疯了!


实际上,不仅是眼睛,“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有说不出的好看,清峻却浓有童真,比温柔更灵光动人,直白诚坦从不做作。这些——从第一眼就知道了。


疯了!卢修斯说。


那时他埋身倾盆大雨中,掷冷这不言不语。卢修斯探入这梦中,原本为拯救垂危的他,却为所见一切狂怒不已。他有那么几秒不顾儿子的安危,疯一般地大吼,消耗掉仅存的空气;


你不能这样!他说。


怎样?德拉科冒着生命危险悠悠醒转,笑着说。


这高傲的金发贵族,哭了。”你不能这样,德拉科。别毁坏你的记忆,这对我们不公平。”


不公平……吗?他愣了有一两秒。那谁来对我公平呢?我本该顺风顺水地渡过此生,为什么偏偏让我爱上最不能爱上的人?为什么让我遇见他?为什么偏又要我在最错误的时候遇上他?


独角兽的羽毛,那是如此纯洁的象征————竟做成他的魔杖内芯。多讽刺呵,他曾发誓效忠黑暗。有人告诉他,因为他有分裂的灵魂。他自是不信。如今怀抱碎裂的记忆,他轻笑出声。痛吗?痛。连扯着灵魂深处,把沉渣碎石全部翻涌上喉,留下一片狼藉。它的声音回环纡荡,一次次,一丛丛,教他看清世界的现实。这记忆的银光雾里隔花,遥远不安,今夜他和它都不曾入眠。


这时他感到一股温暖。是了,记忆之花剥去层层,此刻只剩下花蕊的爱意。曾叫他痛苦,曾叫他沮丧,却更叫他流连。爱………他想他正是从这灵魂分裂的深渊,撷来了侥幸生出的爱,折一枝在手上,像星星眨着眼睛看他,浸满奇异的哀怜。顺着叶络仔细攀扶,一呼一吸都溅落心上。


想到这些的时候,他的神情一副灿烂庄严。即使从冥想中退出,跌进现实,痛苦重涌上喉,也不能够打散。事到如今,信与不信,有什么区别呢?


“你不能这样,我的小龙……”卢修斯在雨中哀求。


他怎么回答?


哈,对,“食死徒的儿子在战后患上了严重的精神错乱,多么好的题目。”


从幻想中打捞起,彼时德拉科已走得太远。战后的那段日子,黑暗,混乱,疯狂,当卢修斯回过神时,他的爱子已成了这副模样,这可哀的父亲觉得有愧于他,只在崩溃的夜晚哭泣哀求。求你,好起来;求你,不要在原地等待。———他一颗冷酷平衡的心变得千疮百孔了,所谓马尔福家的古训,早已忘得彻底。看来战争摧毁一切。摧毁了他昔日的儿子,还有自以为是的信仰。


“如果有时间回转器,我会不顾一切地使用。”某个寒冷的秋夜,他静默地坐在儿子的床边,这样说道。


他们都知道这不过是妄语,他们如今唯一的期望,深渊中的光,早已断灭。


也有他的刻意,也有无力的丢弃,从不知名的某一日,德拉科睁开眼,感到了灵魂暗淡下昏伏的海,波涛荡动,自最微末的边界,将他一点点绞碎。


那时他的噩梦已频频。


最常见的情景,是他在狭长黑夜中劳碌穿行,盖住他灿烂明亮的发色。他已经永远不能见天日了,无论想念与否,都必久匿于此。转眼是克拉布死前的呼喊,万应室过于明亮的火舌,他从未料到自己是以这种面貌得见暌违的光明。这光灼伤了他的生命,他的一切。过去全在火中消融了,虚妄的宫殿,虚妄的骄傲,虚妄的自我,一切都如薤上露水,奄忽易晞。他是谁呢?重重的迷宫,囚禁着自我,迷宫外是更大的迷宫,蒿生木下,逝波茫茫。


那迷苦谁也不能诉说。他的灵魂中永远缺了平衡一味,古老的黑魔法,却恰以它为食的。于是他今夜在这里画地为牢,绘下咒语。魔光中神明一梦,他梦见最完整的故事。这是最后一次了,将所有交付吧!纵有千山万水阻隔,他今夜也将到达岸前。


他毁掉自己的行迹,假装从没有在那雪地上踏过。








【简单来说,剧情就是战后Draco灰心沮丧,精神出现了严重困扰,于是决定忘记一切。】


评论(2)
热度(28)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