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花瓣献枝

关于

[猎人][西团] Tower and ruins


库洛洛梦到过一座古城,虚幻,孤独,而又遥远,抓不住在手,却似乎每一缕光都属于他。

这是他还是小孩子时候的情绪,当他杀死夺走他食物的那个人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喜爱,是什么?漂浮在空中的,又是什么呀。他淌着血,低头看着血泊里,死去的人睁大双眼,正记录最后的惊恐。“哒。”这是光熄灭的声音,库洛洛抬头,无声地笑,他的眼睛竟是亮晶晶的,像野火一般明亮又杂乱。世界一同摇摇晃沉入深渊的夜,他是流星街的道成肉身,他在夜的底,也在太阳的里,他在废墟中诞存,也尝到复仇的甘美。“库洛洛。”他慢慢地吐字,“我叫库洛洛。”
他还并没有组建旅团,也没那样的想法,他只是专注地注视着黑夜。黑夜。流星街的黑夜是最眩惑的,日后库洛洛走遍多个国度,都没有再见过,哪怕在去暗黑大陆的船上。他缓慢地咀嚼着夺取生命的力,并无罪恶或忏悔。只这几个字就够了。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他学会这一课,却是远远不够。他的仇恨与冷静被折叠聚拢,“盗贼极意”微微发热。“愤怒”……?这种情感似乎与他无干,所以他面对西索时只有些许的生气。
“是你杀了库哔和侠客。”
“玛奇有没有告诉你,今后旅团成员,我见即杀♦”
“有啊。”
“来啊♥”
“我并不想与你一战。”
他们站在鲸鱼号的甲板上,彼时吹自暗黑大陆的风似乎笼罩了暮色,团长没有将头发梳到额后,凌乱发丝露出了逆十字。
“你来干什么。”
“杀你♠”
这对话近乎无意义,库洛洛从不做没有目的的事。
那他要干什么?西索想,不知怎的,这人刚刚看他的一眼,让他的生理结构硬了起来。怎么办 ——好想毁掉他,即使我都已经死掉了 ♥不好不好,血都沸腾起来了。
“你为什么不乔装打扮?”
西索换了个问法。
库洛洛回头看他,如同一个无华的玩具。他稍稍歪了头,西索注意到,不知又是哪一位王子刚刚被杀,刚刚过去的几夜每一夜都歇斯底里、咀嚼疲倦。就在人们都认为没有尽头的时候,船上陷入一片混乱,“稍等。”库洛洛说道,然后他就出现在这片空旷的地方,好像刚刚为他建造了一片玩具场。
“我的决心可是很坚强的。……♥”
“我了解。”
“……”
西索并不怀疑,即使往这男人心口插上枯叶,也毫不会动摇他面上单纯的宁静。哦,宁静,高贵的宁静,单纯的肃穆!他可不关心这些,关键是破坏他的生命……♥让库洛洛成为库洛洛的那生命力。这是现在最吸引他的。
彼时船上流的血已奔奔脱脱,漫过他们的脚。西索开始思考起如何毁坏这男人。“在毁坏之前休息下也不错……”他思考着,心安理得地端详起眼前的人。老实说,他从前没有怎么好好看过库洛洛。光着胸膛的团长啊,穿西服的青年啊,或是身着囚服的样子,他都不关心,反正他一眼就能认出来。但是他现在对库洛洛的外表感起了兴趣,大约是在天空竞技场上他从头到尾波澜不惊的眼神让自己难以忘怀吧?对他这种人来说,库洛洛这种眼神单纯得可爱♥然后,杀死了他。西索多么想扼住他的脖子啊,他不失望,他一点都不失望,他想看这个男人露出野火一样明亮又杂乱的样子。在那个关头——掐灭它。这个念头太让他兴奋了,导致库洛洛也转过头来看他,言语里露出疑问:“你为什么还不走?”
“我要跟着你。”西索笑咪咪地回答。
“也好,反正此行结束后我正打算要去杀你,这下正好方便。你跟着吧。”库洛洛说,神色平静得有点漫不经心,“这次不会有特例了。”
“我相信你♣”西索说,突然俯身烙下一吻。库洛洛被纠缠住,也不挣扎,西索的手指缠上了他的脖子。
“……你喜欢吃布丁?♦”
西索突然放开他,眼神略带控诉。
“没错。”库洛洛仰头看他。
——蜘蛛即使失去手脚,也无损它的高位。 ——预言里有这句话,此时在西索心中响起。有趣、有趣;西索没有再说话,又吻了下去。
这个吻没有决心和意义,给人心里的感觉是单纯的享受,西索有点不愿放手,分开的时候不情不愿。
“够久了。”这回是库洛洛控诉道。
“在你杀我之前,我都可以这样做吗♥”
“随你,反正都是没意义的事。”
“那可不一定。♥”
他大概想着我还有利用价值,西索想。不过永远没有他对于我的利用价值大♣。
西索又端详起这男人。
——他来自混沌塔,流星街的混沌之城,堕落者的城市,众神之家。他的名字叫库洛洛,世界于他是座平稳又乏味的废墟。连他们的吻也混混沌沌,找不出具体滋味。生与死,甜与苦,灯芯草和芦灰;在他看来恐怕都是一样。
我呢——我,西索点点头,世界就是我的游乐场。他的手已伸进库洛洛的衬衫下摆,捏了捏他蕴藏潜力的腰。啊……太寂寞了,西索责备自己,我为什么在做爱的时候要想这些哲学问题?
然而他不得不想,为着库洛洛颇决绝地推开他,平声说:“一个小时之后再来吧,我有事要做。”
“啊……✖️”
西索落寞地跟在库洛洛脑后,不管他投过来的奇怪的眼神。
“你说过我要跟着你的。”西索的语调很萎弱,目光一直逡巡在库洛洛的腰上。
库洛洛看起来冷冷淡淡的,不置可否。



暗黑大陆近了。
人们屏住呼吸。
世界对他来说是座游乐场,他随意取与人饮,在深渊里,在夕阳深处,也在旋转木马上,彩虹糖果中。甜美的,躁动的,完美的血汩汩地流,汇入了废墟和高塔。西索懒洋洋地抚弄着自己发硬的下身,库洛洛就站在不远处。
“我要来杀你了……♣”
又是见面时相似的晚风。
“好。”库洛洛说。
他额前的逆十字架闪曜。
废墟撞成了灰,高塔凌空折断。自从他们相遇,就注定如此。
人们屏住呼吸。
库洛洛露出一点笑意。







----------------------------------------------------------------------

写到最后抑制不住OOC的心了!

一个发生在黑鲸号去暗黑大陆期间的故事。

好饿,好饿,只能自己割点大腿肉.....

评论
热度(24)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