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焰

He shared the fate of criminals

[言金] 留下却无路可走

末日背景AU(?)


Summary:在末日里坐上了飓风缆车。


结束了。


他们浑浑沌沌地爬上高山,已经淹沉在海中只剩下塔尖。水白如练,惨白得如同体内封印了飓风,巨大的、势无可阻的灾难如同琥珀,时至如今什么都为时已晚,不如坐下来最后欣赏它鬼斧神工的斫坏之力。并不是把地狱搬到了人间,不。——言峰绮礼这样说,“而是把连同它存在的世界一同铲除了。”


“本王并不觉得你有什么悲伤呢,绮礼。”吉尔伽美什咬下一口梨子,兴味索然地看海和风信子蓬勃颤动,果肉边缘闪烁的光洁的寂静。


他们从前并不认识,一个小时前吉尔伽美什和言峰绮礼才在一处快抵抗不住蚀锈衰败的工厂下相遇,或者是...

石榴之暮 (上)

他们在一起太久了,做爱后屋中遗落的尽是亲密的同谋情氛,拾落一点一点抹回男人的唇,于是他忍无可忍,低下头捉揉着吉尔伽美什白皙滢热的背,迫他迎向自己的吻。于是这场同谋在夜中永无止境,石榴暮似盈光满枝,长夜里开在晶莹的深渊,芬芳四溢,在冥河的水底摇摇曳曳倒映出纤亮剔透的蛛丝。天堂垂怜下一座伊甸,依偎在石榴树的影子里,他们就在地狱之河的鸦影上嬉游胡戏。呓梦里,冬木教会立在灰烬与刺青,时光穿不透的镜中之城,日暮时群鸦齐飞,嗓声甜蜜,吉尔伽美什就在那时仰身回忆,光线一缕缕滑落到他身上。王舒展身体,秋海棠落了黄昏,绮礼的灵魂传来高速公路的轰鸣,房间里尽是玻璃溪流荡漾破碎,似苍翠的青辰,嫩如浆果的深渊,放...

[士金/言金] 枫叶山间 I

预警:是士金背景下的言金,或言金前提下的士金。UBW线结局背景,假设士郎最后救出了闪闪,把闪闪捡回家养



他在梦里醒来。


那不明不昧的光溢入眼中,溢成玫瑰,浑浑搅厄如早饭时的草莓酸奶。甜腻、熟透、惹人昏聩,酵出一盌过往的绿酒,泼出地狱和天光来。他的身体在充溢中蜷缩,即使神识暗浸与不屈;往昔他揉碎了焰与冷,自神明中诞生又反叛,于是他美得耀眼又危险,无人得认,无人敢识,遥而高的天铺开如焰如光的絮,正像此刻草莓的溶懈。那河流在腹中,星星般舀荡,轰轰而去,嘲笑像一只巨大的鸽子眼,圆润、刺穿了夜,然后抓住了他。


 “哈。”


“不要当作什么...

[言金]在孕育之梦里


他梦见了他。对,也许醒着只是为了梦见,清醒只是愁人清醒。他在梦里遇见,张口流吐圣灵经由他说出的话,它说:“我是邪恶的。这个世界也是邪恶。你什么时候来将它对我授予?”
夜中擎起的一盏火如荷叶如枝,他忍着裂开心的痛苦向渊中之鬼大喊:“快带我走!带我走!”只有在梦里他才清醒,白昼他就会将夜里的这勾当全数忘记;然而夜里是痛苦,辗转反侧他睡不着,梦接连断续,跌撞敲开深渊之门。“这才是我,这才是我……”他喃喃,转眼将手从面容拿下,露出恶鬼的眼睛。
被命运抚触,何等悲惨!他祷告完就躺下,将钩子从头上拿下,圣灵降予他,他恍猛睁眼。不是的,角落里瞪他的只有命运,在窄门边妆作幽深的梦,从多年后的深渊镜像般跨来:我是阿...

[言金] 恋人

“要不要来试着扮演我的恋人?”

他们走在夏日祭的热烈石子路上,夜的火摔碎在地,缤纷透明,零星美丽的焰子舔舐着他们的踝。

“‘我的’?”

“你就不要纠结这些了,言峰,”金发的青年不耐烦地说,彼时他手里拿着胭脂红的金鱼糖,系着鸭跖草纹样的浴衣,抬起眸又咬了口玲珑的鱼尾,“趁本王还没有厌倦,快来陪我扮演。”

男人并没有指出是谁强硬地以王的尊严要求陪他一同前往访察人间的庆典,随后又迫不及待地拿出崭崭洗过的浴衣披上身体,“好啊。”他说,“就来试试。”吉尔伽美什眸中映出的烟花璀璨绚烂,言峰正想知道这其中有何缘故。要不要把它们挖出来?不,不了,我们现在在扮演恋人。年轻的男人这样想着,离开牙齿碰过的柔...

[言金] 雪与温泉 (二)

请点这里


嗯……有点像回忆中的番外编,独立成篇也可以


备份

[言金] 啊!(下)

Lofter实在是太讨厌了!居然隔了一个下午屏蔽掉这篇,呜唉,我舍不得评论里的小天使们........


大概已经被忘掉的前文   (备 份


难过地来补档的(下)    备份(上)  备份(下)

[言金] 啊! (上)

Summary: 发生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之后两三年的故事。


请点这里


备份

不能再拖了……呜!
明天就揭秘神父之谜
一个OOC幕间故事(其实并没有很h


[言金] Silent Dreams

Summary:在迦勒底的山门前,两个人的对话。


雪下得很大,男人站在荒原上。在祝福般的雪声中,紫色的祭披迎着狂风结出了宝石般的雪粒,男人回头看去。

往古时代的王,正站在冰川的顶部,拧着眉看他。

“你这外道神父。”

“哦?”

“迦勒底真是有趣的地方啊,看来杂种们很能干嘛。”

“哦呀——”

“喂,我说。”

男人仰头看着眼中金发赤眸的王影子一点点张大,倏然落在眼前。

“本王是记得之后的事的。”金发的术者说。他看着男人,依旧皱着眉头,只令曾经再熟悉不过的美貌柔软得不太像话。

有多久没看见他这样纯粹地烦恼着的样子了呢?

男人只是无言地颔了颔首。

“我的眼睛望见的是遥远的...

[言金] 雪与温泉 (一)

 雪与温泉


备份


想写这两个人十年间的日常~!不知怎么地写着写着就最后又变成了两个人滚在了一起,好像他们在对我说“这才是我们的相处方式,人类!”,于是我屈服了,。

本来想在昨天圣诞节发出来的,可是连第一个日常都没写完,今天只能抱着电脑悲泣了,呜呜呜呜,然后想着今天也挨着圣诞节吧......?然后我便还是发出来了。

因为是日常,所以剧情什么的很简单啦,主线就是两个人在下雪天里去温泉旅行,穿插着停不下来的日常(滚到一起)的样子。


1 / 2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