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海到大海。

关于

[德扎][扎主教] 合格的情人



天气再晴朗不过,夏夜可爱极了。慵情倦懒的美人儿,在白天的时间极力等待着晚夜,在夜莺的歌声中,哭着送它离去。多少浓情蜜意啊,多少笑眼风流,音乐家也受到了感召,只想夏夜在爱与美的女神前献出柔软的肚皮;可是他却被可恶的科洛雷多摁在琴房里写不知所谓的什么奏鸣曲,反映那什么高沉壮严的情绪;才怪,他的音乐不管怎么样,都要耳朵听着舒服呢!于是这个小莫扎特就在琴房里拿主教珍藏的小提琴(他故意的),拉了一下午的噪音序曲,听得夜莺发狂,仆从奔告,整个主教宫简直乱了套。面对气冲冲赶来的主教(他连头发都没梳好),小莫扎特得意地翘起了毛:“赶我滚蛋吧,您!您要求我的那曲子,给我带来了无限的痛苦,就如同我今天下午捧出心血演奏的东西;您要总是叫我按着您要求的东西做,我的才华就变成这样啦!快放我走吧,我不是个合格的乐师。”

“哦,不是合格的乐师,原来是合格的情人吗?”科洛雷多大主教冷笑声声,“我偏不如你愿。阿科!”身姿永远很优雅的伯爵立马现身,“我的大人?”“去告诉莫扎特的父亲,”主教大人傲然昂起了头,“这几天他儿子就留在宫殿。”

小莫扎特不置可否,只见科洛雷多又似笑非笑地说了句:“还有,设置城里的宵禁;酒馆和妓院也要。”

小莫扎特过于震惊,只顾跳起来,却说不出一个字。“这……这…….!”他现在气若游丝了。

“小小年纪不学好,也不怕以后萎、靡不振。”主教睥睨了他一眼,便傲然走开了。

这一边小莫扎特鲤鱼打挺,终于回神,震怒惊骇之色化为雷霆滚滚,说出的字恐怕得要二十个喇叭同声掩盖;“好你个科洛雷多!——……..”乌拉乌拉,哗啦哗啦,蹦嗵蹦嗵,呱呱呱呱;

“您说得再多,大人也听不见的。”阿科伯爵在一旁凉丝丝地说道。

小莫扎特偃旗息鼓。

 他仍抓着主教大人(忘了拿)的小提琴,望着阿科伯爵悠悠离开的身影,片刻后,一个阴险的笑容浮上唇角。

“好你个科洛雷多,你的房间是在那边吗?”他愉快地摸着丝滑的琴弦,“不是合格的情人吗?您大可亲身体会。”

    ——他自言自语,手指颤抖,“音乐家是需要灵感的。”    

萨尔兹堡的夏夜,还漫长呢。 





*恶趣味的产物,主教的金发呱呱呱!试问主教你怕不怕(被打飞


评论(10)
热度(12)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