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焰

He shared the fate of criminals

[言金] 恋人

“要不要来试着扮演我的恋人?”

他们走在夏日祭的热烈石子路上,夜的火摔碎在地,缤纷透明,零星美丽的焰子舔舐着他们的踝。

“‘我的’?”

“你就不要纠结这些了,言峰,”金发的青年不耐烦地说,彼时他手里拿着胭脂红的金鱼糖,系着鸭跖草纹样的浴衣,抬起眸又咬了口玲珑的鱼尾,“趁本王还没有厌倦,快来陪我扮演。”

男人并没有指出是谁强硬地以王的尊严要求陪他一同前往访察人间的庆典,随后又迫不及待地拿出崭崭洗过的浴衣披上身体,“好啊。”他说,“就来试试。”吉尔伽美什眸中映出的烟花璀璨绚烂,言峰正想知道这其中有何缘故。要不要把它们挖出来?不,不了,我们现在在扮演恋人。年轻的男人这样想着,离开牙齿碰过的柔软的唇,转用指腹摩挲。青年微侧过脸舒适地在男人掌间来回地蹭,宛如幼猫蓬软地垂下耳,看来他也颇入戏,以往他只会对准指腹咬下。

“……回去吗?”

金色的美人又蹭了会儿,他伸出一只手搭上男人的腕,坠得男人指节酥酸。“不。”他说,眸光泠泠,“言峰,你吻得不够格。”

于是神父欺身向前,逼迫金色美人微微仰腰,他的手扶在美人的腰肢,浴衣细腻,腰带簌簌,鸭跖草俯仰的声音可在耳边细语。吉尔伽美什咯咯地笑,“你可真着急呀,我的恋人。”

“……接吻应该闭眼。”男人说,他的另一只手仍被吉尔伽美什牢牢捉住,横亘在两人胸口像是绿玫瑰的封缄,湖边浅浅的苇叶扫过月光,从遥远的滩地到达他们脚下。吉尔伽美什伸出舌,小心地、懵懂地舔男人的指尖,那根手指之后逃逸,换作男人稍许灼热的唇。世界投下了叶的阴影,却不能磨灭恋人的情热。烟花继续开着……“呀,言峰,我们还要扮演多久?”

——“等到……”

等到——

“那时他说了什么?”青年站在冬木教堂的废墟前,低头想。




———————————

UBW线捏他

评论(10)
热度(62)

© 兰焰 | Powered by LOFTER